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TXT书屋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64章

言格把车开到一处安静的小路旁,给言栩打电话。

打完电话。

他落下玻璃,熄了火,靠在座椅里出神。

夜晚很安静,树林蓊蓊郁郁的,风吹过,空气像泉水般清冽。

今天是满月,偶有厚厚的云层,阴晴不定。但总的来说,月色非常好,像一层水银。

他不太会欣赏,不像某人,见到月光皎洁都会兴奋地大叫,又蹦又跳。

奇怪,此刻想的最多的不是案子,而是她肿肿的眼睛,和不停打哈欠的样子。恍惚间,挡风玻璃上飘过去一粒光,细微的,一闪,又一闪。

缓缓飞,渐渐隐匿在树林里。

嗯很多年没见过萤火虫了。

记得高二开学,他们班去南沖秋游。甄意狗皮膏药一样粘去,他到哪儿她跟到哪儿。夜里,他不想参加什么篝火晚会,一人先回房。

他坐在灯下看书,听见木门口窸窸窣窣,有什么东西一下一下在拨动木门。

刺猬?

他放下书,推门去看。

门后的她蹲在地上撅着屁股,貌似在找什么,他一推门。

“哎呀!”

她磕到了头,捂着脑门一屁股坐倒在地,火星样的东西飞溅在她腿上,“嗷~”她瞬间弹跳而起,双腿乱蹦,手乱抖,“好烫好烫!”

“……”他扶着门,静默地看她一秒之内无数个动作,不知她在搞什么鬼。

“呀,言格,你出来啦。”她笑眯眯的,却是风尘仆仆。

小脸上全是汗,跟谁泼了她一脸水似的,鼻子上额头上黑乎乎的像抓了煤灰。眼角边还有一颗极细的小石子。

脏兮兮的。

“没出来。我在梦游。”他又说反话。

她咯咯笑,举起胳膊擦汗水,脸上又是一条黑乎乎的线。

他看见她手里的打火机,木木地问:“你想烧房子吗?”隔了半秒,“能不能让我收拾东西先出来?”

“我怎么舍得烧你?”她不满地叫嚷,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看,“我怕蚊子咬你,想给你熏蚊香。”

她汗湿的手,白白一截,像藕段,上面有好几个红点点。

他不说话了。

“可这蚊香好难点,我吹了半天,地上的灰全到我脸上了,它好不容易燃了,你一推,我手一抖……”她说着,委屈起来,埋怨他,“又熄了。”

她耷拉着头,很是沮丧。夏天的夜里还很燥热,她脖子上有汗珠在缓缓流淌。

他的表情还是不关己事的,可心里,莫名其妙地磕绊了一下,很陌生的感觉,无法描绘,也说不清楚,好像是有点儿疼痛,又好像不是。

风一吹,就没了。

他的房间里怎么会有蚊子?

可生平第一次,他撒谎了,从她濡湿汗热的手心拿过蚊香和打火机,漫不经心地说:“谢谢。我刚好需要。”

“真的?”她猛地抬头,眼睛亮灿灿的,瞬间来了精神,“我就知道蚊子会吵得你睡不着。”一边说一边跳来跳去,躲避腿边的蚊子。

他瞥她一眼:“蚊子多,还穿那么短。”

“凉快啊!”

他把火苗握在手中很久,终于点燃,烟雾熏得他眼睛有点儿痛,这或许能解释刚看到她时她泪汪汪红彤彤的双眼。

他支好了蚊香,她才满意,又赶紧从鼓鼓的口袋里抓出一大捧桂圆给他,献宝似的:“那边有好多野生的桂圆树,我爬上去摘的,给你吃。”

他不作声,那些才不是野生的,是人家果园里的。

见他没反应,她赶紧说:“我尝过啦,很多汁很甜的。天气热么,吃点水果。”

他伸出一只手,她小心翼翼把一捧都放在他手心,怕掉了,一个一个摆好,堆成金字塔。她表情很满足,渐渐,又变得有些恋恋不舍:“我走啦。”

“嗯。”他点头,手心的桂圆果果还带着她的体温。

附近的灌木丛里蛐蛐儿在叫,青蛙在闹,真是欢腾的夏夜啊。

她却不后退,很不舍的样子,一只脚在地上蹭蹭,挪了挪,又挪回来,小声又期许地商量:“言格,我们去看萤火虫,好不好呐?”

“他们说海湾里有萤火虫,可那里黑乎乎的,草长得比人还高,我不敢去啊。”她边说边不停地抓手臂,那里被蚊子咬了一串串的红包。

“有你不敢做的事哦?”他说。

“当然有啦,我长得这么漂亮性感,遇到色狼怎么办?”

“……”

他转身进屋去了。

她呐呐的,垂头丧气离开。

没走几步,听见他的脚步声。

回头,他手里拿着驱蚊水,说:“把手伸出来。”

她一时半会儿竟反应不过来。他也不等了,走去她身边蹲下,沿着她的手臂一路往下喷喷雾。

片刻痒灼难忍的皮肤瞬间清凉舒爽。

喷完手臂,往她腿上喷,前前后后,连穿着人字拖的脚丫子都不放过,她的心忍不住战栗,兴奋又舒服,恨不得想大叫。

他站起身,想了想,又转一圈,把她的脖子衣服上全喷了。

甄意一动不动,觉得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像清洁型机器人。

她目光灼灼看着他,有点呆,又有些欣喜,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泡在一层清淡凉快的香气水雾里。

他对她这样好,她心里鼓鼓地冒着粉红泡泡,晕晕乎乎,却还惦记着萤火虫,执着地问:“言格,我们去看萤火虫好不好呐?”

他们去了。

海边的确像她说的,凄草遮天,比人还高。

海风很大,吹着草叶刷刷,和着浪涛拍岸的声音,和月光一起轻舞摇摆。

密密的草丛里,一闪,一闪,无数的萤火虫飞了出来,像夜空的繁星。漂亮得叫人无法呼吸。

她站在他身边,小手忽然钻进他掌心,缓缓地,十指相扣。

那一瞬,似乎风停了,月光温柔,萤火的光像缓缓流淌的清溪。

她踮起脚,歪着头,靠去他肩上:“言格,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他记得,那一天是他们认识整整三年。

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夏天的夜里,有一瞬,海浪停了,草丛里的虫儿也止了叫嚷。

他说:“好。”

近来的车灯有些刺眼,让言格从回忆中抽出思绪。

一辆熟悉的车停靠路边,言栩从后座下来,上了他的车。

言格侧头看他,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和往常一样。可言格感觉得到,他内心十分痛苦焦灼。

因为他一靠近,他的心就也沉闷起来。

“嫌犯是针对安瑶来的,我想知道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会吸引嫌犯,尤其是平常人都不知道的,或许是隐私。”

言栩垂了一下睫毛。

言格一眼看穿:“那就是有了。”

“我认为和这件事没关系。”言栩说。

“你先告诉我,我判断有没有关系。”

“你先说你推测的,我再说对不对。”言栩很坚持。

他会保护安瑶的秘密,那些伤害过她的事,知道的人越少,对她的伤害就越小。

“哥。”言栩唤他。

“嗯?”言格微愣,他们相差不过二十分钟,他向来直接叫他“言格”。这种语气就是……

“拜托你一件事。”

“你说。”

“不要分析我。”

言格扭头看他,无声了几秒,终究是对他让步:“嗯。我推测的是,她是否有过别的恋情,或者……怀过孕?”

“家里的人都把她彻头彻尾调查干净了,如果有,会同意结婚吗?”言栩问,

“比如甄意,多年前她还只是接近你,家里就把她表姐的男朋友的前妻是怎么死的都搞清楚了。”

言格默了半晌,道:“我也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嫌犯的表现的确有妄想,并想带着这个孩子找安瑶。最近这段时间,单恋或跟踪她的人也没有吗?”

言栩摇头:“家里有专门的人看守着她,如果有这种行迹可疑的人,早就会汇报了。”

开车往山脚的联络驻地去,言格说:“既然没有引起所有人的注意,那就应该是安瑶的病人。你仔细回想一下,安瑶近一两个月有没有提到过什么特别的人,说过什么特别的话。”

一路上,两兄弟都没了别的言语。

回到驻地,言格停下车,忽听言栩说:“我应该让看着她的专人进医院守着的。”

“言栩,这不是你的错。”

“是。”他执着道,像说不通的孩子。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安慰,但,从目前嫌犯的行为看,她不会有生命危险。”

言栩不作声,隔了很久,开口:“言格。”

“什么?”

“如果今天被绑架的是甄意,你就会发现,这句话没用。”

言格心一滞,有一瞬莫名不能呼吸,毫无理由地就担心起甄意来。

下意识看一眼手表,甄意离开50分钟了。和警察在一起,不会有事。

正想着,手机滴滴一下,正是他想念之人的短信。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着实太微妙。

“言格~他们居然在讲鬼故事TT,昂,好害怕,嘤嘤嘤~等我回来你要抱抱我~嗷呜呜~”

典型的甄意式短信,一堆撒娇的语气词,光看文字他就能想象到她说这话时的语气和表情,还有她扭来扭去站不直的小身板。

他的心安宁下来,打了一个“好”,刚准备发送,想了想,决定再打一句“注意安全”,还来不及……

身边言栩再度开口:“只有一句。”

“什么?”

“有天,安瑶说,她遇到一个男人,让她想起了和我最初见面的时候。”言栩说完,又低下头去了,“或许,她想表达那个男人不爱说话。”

言格敛眉思索半刻:“不对。”

一瞬间,他明白了。

言格立刻下车,走去总指挥陈队长的车前,不等敲玻璃,直接拉开车门,沉肃道:

“陈队,立刻通知山里的人撤回来。林白不是绑匪,真正的绑匪可能极度凶残。他没有目标,但每个人都是他的目标。如果他真的在山里,如果进山的人只是把他当绑匪处理,掉以轻心,后果会非常严重。”

陈队听了他的话,皱起眉心:“可A分队已经抓到林白,正在带他过来的路上。队员在嫌犯的别墅内发现他和两名未成年少**乱,虽然尚未发现其他人质,但他仍有可能是绑走安医生和婴儿的……”

“不是他。”言格冷静地打断他的话,“他或许本身是个罪犯,但这次罪犯不是他,请你立刻提醒队员注意可疑人物。”

还说着,车灯闪烁,有车辆开过来,A队的人回来了。

几位警官拧着林白下车,后者咆哮:“我给了钱的,是你情我愿。什么医生护士,我没看见,别想冤枉我。”

季阳在他身边,和他说了什么。

林白瞪大眼睛,气得笑起来:“放屁,我早就不喜欢许茜了,一根指头都没碰过她。她怀的谁的野种畸形怪在我头上?”

警察扭着他离开。

季阳走过来,对陈队说:“我现在回去审他。”

“陈警官。”言格声音很低,一字一句,在夜里却格外清晰,“真正的嫌犯是一个见到人就想把他的心脏活活挖出来的家伙。这样重要的信息,你不准备提醒此刻正在山林里的你的下属们吗?”

季阳和陈队同时开口:“你说什么!”

“嫌犯找安瑶不是因为爱恋她,而是因为她是心外科医生。嫌犯有妄想症,他觉得自己的心脏有问题会死,他想活命,想把健康人的心拿出来换给他。他抓走那个新生的婴儿是因为他认为孩子的心最纯净。可安瑶为了救孩子,一定会说婴儿的心脏太小,无法满足大人的身体需求。我不确定他是否在这座山里,可如果在,他孤注一掷的时候听到这种消息,你认为他不会对你的队员们下手吗?”

言栩说,安瑶提起过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让她想到和言栩初见的时候。因为……

这个男人不停地找安瑶检查,觉得他的心有问题。他时刻观察安瑶的动态,最终绑走了他的心脏(婴儿)和医生。

季阳瞬间明白了,可陈队……

完全无法理解:“言医生,我办案二十几年,从没见过你说的这种人。这种理由实在太匪夷所思,你根本没有证据。说这些骇人听闻的话,如果传出去,会给公众造成怎样的恐慌和骚乱……”

话音未落,车内的联络台开始嘈杂作响,是一个女警急促而紧张的声音:“E队请求支援,一名警察一名记者失踪,发现破碎不明生物组织,方位E队请求……”

言格握着车门的手忽然就松开了。

他认识这个声音,是和甄意一起的那个女警。他脑子转得飞快,四人出行,不会留下两位女性,所以失踪的那个记者是……

甄意。

他松开车门,缓缓地直起身,将手插进兜里,放好。

有一瞬间,他努力克制着思绪,很小心地揣摩着甄意发那段短信时的语气和表情,

“言格~他们居然在讲鬼故事TT,昂,好害怕,嘤嘤嘤~等我回来你要抱抱我~嗷呜呜~”

短信里的她是扭来扭去的。

而现在,有人会把她的心挖出来

周围的人开始忙碌了,联系着具体的位置,部署着什么。

他一动没动,不动声色地稳定着心跳,让它不要一落千丈,可……

他站在辉煌的车灯,闪烁的警车,和来往的人群里,像站在冰雪覆盖寸草不生的荒原。

甄意醒来时,头痛欲裂。

昏过去的前一秒,她的头被什么东西重重一击,疼得像时刻在经历震荡。

模模糊糊中,她听见一个男人温柔的声音:“醒醒,快醒醒。”

她捂着剧痛的头,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一张长长的摆着烛台的长餐桌上。

她在长桌的这一端,一个面容清秀的男人在另一端,隔着烛火,手里拿着刀叉,笑容款款,舒了一口气:

“你终于醒了,我好担心,怕你会死。死了就没用了。”

甄意想起身,可头中晕眩,她扶住额头四处看,这个房间很诡异,只有蜡烛和炉火,却没有电灯,似乎也没有窗子。

她不安:“林涵呢?”

“你是说那个看上去很优秀的男人吗?”男人和顺道,“别担心,他会好好的。”

这个男人长相可以称之为面善,唯独眼神奇怪,隔着好几个烛台,却比烛火还热烈,直勾勾地盯着她。

她心中有一瞬祈祷是他救了他们?可,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她莫名想起了言格说的妄想症。

后面这猜想叫她毛骨悚然。再度打量四下。这是一个大客厅,全是欧式风格的装潢,因为没有电灯,只有烛光,所以一切看上去都是黑乎乎阴沉沉的。

仔细看看,其实墙壁上有几扇窗户,可窗外黑漆漆的,一点儿不透光,但今天分明是满月!

窗户都封死了?是假的?

这是什么鬼地方!

“我想见见我的朋友,可以吗?”她的声音有点儿抖。

“嗯,先等我把最后的晚餐吃完。”他手中的刀叉切割着盘中之物,猩红色的一小块,蘸了芥末,放进嘴里缓缓咀嚼,咽了下去。

他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捂着左胸,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舒服多了。等我好了,就再也不用吃这些野蛮人才会吃的东西了。”

他吃的是什么东西?

“你也吃点儿吧。”他起身,端着盘子走到她面前,放下。

甄意顿时惊得脸色惨白,那是什么东西的内脏,血淋林的,生的!

她想呕,拼命摇头。

片刻前温柔礼貌的男人眼神一变,诡怪地盯着她:“吃下去,不吃,心脏怎么会好呢?”

甄意贴住椅子背,手心冒冷汗,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婴儿的哭声!

婴儿?!

很远很远,不在这个客厅里。

男人蹙了眉:“唔,小豆丁饿了,要吃东西了。”

说着,他走回自己的位置,拿起一个装满血红色液体的玻璃杯,走出去了。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txtshuwu.com)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

猜你喜欢: 罪爱安格尔·暗夜篇死亡万花筒超感应假说丧病大学青行灯我的鬼神郎君前夫高能破云蛊毒亲爱的弗洛伊德罪爱安格尔·黎明篇天师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天命新娘光暗之匣请魅惑这个NPC
完本推荐: 金风玉露全文阅读星际游轮全文阅读多宠着我点全文阅读尼罗神归全文阅读教主走失记全文阅读玄学大师的敛财人生[重生]全文阅读狂仙全文阅读如意书全文阅读有女不凡全文阅读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凤凰花(GL)全文阅读所有敌人都对我俯首称臣全文阅读救世[快穿]全文阅读巨星问鼎[重生]全文阅读盗梦宗师全文阅读恶魔的声音全文阅读倾世宠妻全文阅读网红的直播生活全文阅读在一起全文阅读一禽定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佛系少女不修仙万古神帝大数据修仙通幽大圣跨界演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娱乐:最强宠妻系统天命医妃要休夫氪金成仙永恒圣帝承包大明这题超纲了这个地球有点凶汉阙我的弟弟才不是老狗绝天武帝临渊行我在精灵时代造神第一序列农家药女香前方高能请魅惑这个NPC北宋大丈夫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快穿系统:反派boss至上盘秦次元经纪人开天录咫尺之间人尽敌国盛宠之将门嫡妃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移动版 - TXT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