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TXT书屋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66章

巨大的观景阳台外,万家灯火。

夜空静谧,悬着一轮白月。

室内璀璨的欧式大吊灯下,许家夫妇静坐如钟。

面对言格的质疑,两人有一瞬没反应。

可很快,许妈妈抬起头,悲伤地看住言格:“我们不知道他在哪儿,这孩子干什么从来都不让我们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也很难过。可许莫不一定就是你们要找的人,这只是你们的猜测……”

她的眉梢在不经意间极其轻微地扬了一下。

“你在撒谎,女士。”言格打断了她的话,她的反应和神情太小儿科,完全逃不过他的眼睛,

“许莫房门上挂着钥匙,他没有隐私,很信任你们。他在房里干什么,你们都清楚,你们也一直担心他伤害自己,出意外。

刚才进门时,我看了楼道上的清洁值班表,你们家从来没有公寓管理员打扫,我问过,管理员说你家请了外面的钟点工。我猜,并没有。因为你们不希望外人接触到你儿子,你知道他很危险。

他的床头有一根线,用来摇铃,这么大的家里没有女佣。他摇铃是为了叫你们,以防他任何时候‘突发心绞痛’时,你们能立刻赶去他床前‘救’他。

你们的家庭照片里出现过很多品种的狗,这些狗都去哪里了?

和许茜一家人的照片全被剪毁,为什么?许茜不是你们送给哥哥嫂子的女儿吗?她是许莫的孪生姐姐,这么亲的关系出现了什么裂痕?

还有你们前年购买的农场,和许家的传统业务没有半点关系。警方查到,不是许莫买的,而是你们。

到现在,还要隐瞒说你们不知道真相吗?”

许妈妈脸色苍白,无从反驳,再度捂住脸,哽咽:“许莫他很听我的话,我教过他不许害人,他很乖的,他只是害怕,只是太痛苦。但他不会伤人,不会的。

你们这样跑进我家里来,说他是绑架人的罪犯,你们根本没有证据,而我不会相信你们对我儿子的污蔑。”

她轻点着鼻子,哭泣。

“不对。”言格一眼洞悉了她的心理,几近残酷地剖析,

“女士,你其实知道许莫已经这么做了,你只是不想承认。或者,你想着,只要警察找不到他绑架的人,就无法为他定罪。更或者,你已经准备好了保护他的安全,帮助他毁尸灭迹,让警察永远找不到被绑架的人,让他背负嫌疑却不能定罪。”

“不是。”许妈妈低着头闭着眼睛,始终哭泣,却始终不作声。

而言格一番话说得在场的警察心发凉。

如果这对父母真的决定包庇,那很可能等他们采取有效措施时,人质已经出现生命危险。更有甚者,如果许莫在警察找到他前,把痕迹都处理掉,到时即使他们认定他有重大嫌疑,也无法将他绳之以法了。

季阳上前:“许莫现在劫持了一名警察,一个医生,一个化学家,一位记者,还有一个婴儿。5个人的生命在他手上!请你们体谅其他父母的感情。”

可许家父母脸上甚至没有半分动容。

言格没有试图劝他们。他很清楚劝不了。

他可以想像得到这座大房子里日常发生的一切:

儿子有某种畸形的情愫,经受了一段凄惨的心理煎熬。后来,他心里生了病,父母怕别人笑话他,鄙视他,辞去家里的佣人,夫妇俩细心照顾。

儿子成天心痛,医生说没病,不开药也不打针,儿子揪着胸口在卧室地板上打滚,痛得死去活来,脸色惨白,甚至数度晕厥。

这世上没人能治好儿子的心病,儿子终于发现吃心补心,要活的,刚从活体内取出来的。他们不想儿子痛苦,只要他开心健康,便纵容他所有要求。买回来的活鸡鸭,心太小,不够。儿子开始杀家里的狗,附近的动物,还是不够。后来便要杀牲畜,到最后,儿子决定要一蹴而就,彻底治愈他的心病……

有人说,孩子们依赖父母的照顾;可其实,父母也依赖对孩子的付出,如果能永远照顾一个需要父爱母爱,不会长大,不会离开的孩子,他们会赴汤蹈火。

这样的父母,是无法劝回头的。

言格转身,再次进了许莫的房间,他的书桌上,还放着出国学习计划,从去年一直到今年两个月前。说明去年有一段时间,他的状态好转过,并持续了很久;但两个月前,他陡然恶化了。

外边的人不知所谓,就听里边哗啦啦撕纸的声音。

众人疑惑之际,言格拿了一大张许家资产地图出来,双手一展,平铺在茶几上。

不等许妈妈有任何反应,就道:“许家的资产包括码头集运,房地产,水产品工厂三大块,刚才你说不可能在加工厂和房地产里,因为有严密看守。这句话不对。看守最严密的应该是码头集运。你下意识地想误导,所以许莫的医疗室就在加工厂或者地产里。”

众人讶异,谁都不太记得进门后女警询问时许妈妈呜咽说的话了。

而言格居然从一开始就在纠错。

许妈妈眼瞳敛了一下。

言格看在眼底,低眸:“我说对了。”手中的笔一画,地图上的五角星去掉了三分之一。

“刚才我质问你购买和许家业务无关的牲畜农场时,你没有紧张。所以也不是农场。”

这下,许家父母紧张了。

这人随时和他们说任何话,都在关注他们的一丁点儿表情变化?

殊不知他们这一紧张,言格更确定,把农场的五角星上打了个叉。

“水产品加工厂,正值夏季,生产线全线满负荷。厂内人手全在岗,人流量大,不适合许莫潜伏。”笔尖落到地图上,抬眸见许爸爸无力的眼神,言格利落地再次去掉三分之一的五角星。

“房地产里,住宅用房不可取。已开始经营的商业用地和工业用地不可用。”划掉一大片。

许妈妈闭了闭眼,直觉是在她心上割肉。

很快,图上只剩四个五角星,分属不同的方向:“四栋废弃的工业烂尾楼。”

“这里面有两栋楼原本计划用来做冷藏品存储贮藏中转站。仓库设计会非常符合嫌犯的需求。”言格画掉了地图上方的两个五角星。

密密麻麻的地图上,只剩了两个。一个紧挨农场和南中山,另一个离家很近。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地图上,言格修长的手指上。

言格沉默半晌,观察着许妈妈,缓缓道:“许莫会去山里打猎,偶尔用不掉的动物内脏也会抛去山里。而且,他需要从农场里获取动物心脏。所以,他在紧挨农场和山林的这栋楼。”

许妈妈双手紧握,皱着眉,闭上了眼睛。

言格转而道:“不对,应该是离家更近的这个。”

许妈妈一怔,睁大眼睛。

言格敲了一下笔,利落地起身:“警官可以搜人了!”

甄意抱着腿,埋头坐在地上,没有害怕,也没有悲伤。她的心底,静得没有任何情绪,空茫得像是她已经死了。

而林警官,是真的死了。

就在不久前。

她不肯对他下刀,许莫眼见林警官即将晕厥,失去耐性,将枪口瞄准甄意和淮如的方向。那瞬间,淮如把刀刺进了林警官的胸膛。

甄意呆住,还记得那一刻他的眼神,惊愕,不甘,死死盯着淮如。渐渐,目光落下来,到甄意的脸上。他深深蹙着眉,似乎想说什么,喉咙里浑浊地发出模糊不清的“甄意”两字。

淮如手中的刀一抖,往下一割。

这次,林警官眼里的光便凝滞死寂了。

他的心脏被取了出来,温热,鲜红,有种还在跳动的幻觉。

甄意伏在地上呕吐,把苦胆水都要吐出来,吐到最后,眼泪疯狂地流泻,却发不出声音。

脑子里,只是不断想起他说:

“我是军队转业来的,很佩服你们这些上过大学的,说起话来头头是道。我嘴就比较笨了。只会闷头做事。”

此刻,甄意埋着头,脑子一点一点地放空,她的心疼到了极致,便失去了所有知觉。

许莫的枪口再度抵到她身上,带着寒意,推她,下命令:“起来,协助医生给我做手术!”

甄意没动,像一尊死了的雕塑。

她什么也没听到,也没感觉到。依稀间,听到了姐姐在唤她:“甄意?”

“嗯?”她缓缓睁开眼睛。

“姐姐杀掉他,好不好?”

她只想哭,半秒后,又听见自己被唤:“甄意。”

她抬头。

是姐姐吗?

她循声看去,却是安瑶。她表情还是平静,却也难掩伤痛:“甄意,你过来。”

她朝她伸出手,轻声说:“到我这边来。”

甄意抬起手臂,用袖子擦去眼泪,努力想要起身,可受伤的双腿疼得如刀割,一动,伤势更严重,鲜血再度涌出。

她挣扎着,疼得眼泪直流,可无论如何咬牙也站不起来,最终只能流着屈辱的眼泪,手脚并用地拖着腿,一点一点,爬去玻璃房子,爬去安瑶身边。

安瑶跪下去,一把抓住她的手,眼泪就涌出来了:“甄意,你别哭。”

甄意给她抹眼泪:“你也别哭。我们一定会出去的。言栩还在等你,过几天就要结婚了呢。”

安瑶点点头:“嗯。”又望向许莫,“我可不可以给她清理一下伤口。”

“随便你。”许莫说着,竟独自走去准备间了。听声音,他在换衣服,给自己清洗,消毒。

甄意看一眼安瑶,眼里写着不可置信。

这个凶残的吃心狂人真的要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安瑶,让她给他做换心手术?他不怕她杀了他?这人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

“安医生!”被重新绑去工作区外的淮如小声唤她,冲她做口型,意思大概是,等许莫躺上手术台了,让安瑶把他制服,或者杀掉。

甄意四处看,附近没有绳索,似乎也没有麻醉剂。她们无法控制许莫,唯一的可能似乎只有杀了许莫。

那么,面对一个把自己当病人的许莫,安瑶下得去手吗?

甄意看看安瑶,她在给她清理腿部,面色平静而凉淡,看不出心情。

很快,许莫一身病人服出来了。

这下,他没有了之前暴戾的气质,皱着眉头,像是强忍痛苦的样子,捂着胸口对安瑶弯了弯腰:“拜托医生了。”

安瑶静默几秒,问:“为什么要让我来?我没有独立主刀过,而且,你的姐姐许茜,被我治死了。”

许莫摇头:“其他医生都有黑历史。你没有。许茜也不是你治死的,相反,是你检查出了她的病。我调查过,知道你是个优秀的医生。我想,你不会杀我。”

甄意愣住,没想许莫会说出这种话,他真是一个神经病啊!再看见安瑶的手,握着手术台,在轻轻发抖。

隔了一会儿,安瑶说:“麻醉药在哪儿?”

许莫指了一下操作台,安瑶走过去,看了看,说:“不对。这个只能局部麻醉。”

许莫说:“全身麻醉了,让你欺骗我糊弄我吗?虽然我相信你,但如果你用刀抵住我的喉咙,我会需要反抗的力量。而且,我要确保我的心换掉,健健康康的。我以后再也不想吃那些生东西,也不想再换第二次了。”

甄意不作声,她已经无法用常人的思维来考量许莫。

安瑶也没说话了,寂静地消毒,准备,不发出一点儿声音。她戴上了手术帽,橡胶手套,让甄意也按护士的标准准备好。

手术台上摆满了心脏移植需要的各类药物工具器械等等……

这一方明亮的四方玻璃屋子里,非常安静。

许莫躺上手术台,无影灯打开,安瑶站到手术台边,看着对面的甄意,渐渐,眼中蓄满了泪水,没出声,但嘴唇动了几下。

甄意看懂了,她在说:“抱歉啊甄意,我好想出去,也好想让你出去,可,医生不能让病人死在手术台上。”

甄意鼻子发酸,忽然想哭。

她记得安瑶说过,她学医时,教授跟她讲:

如果你是厨师,就给饥饿的人食物,即使他饱餐后与你敌对。

如果你是医生,就给生病的人治疗,即使他康复后与你战斗。

隔着无影灯的光,安瑶含着泪,凄凄地笑着看她,在抱歉;甄意也哭了,点点头:我知道,安瑶,你和他不一样。

安瑶抬起手,无影灯下,她漂亮的手指几乎透明,底下,没有影子,没有一丁点儿的阴影。

绝对的,完全的,光明!

她准备给他打麻醉,可房间里突然警报器响。

滴~滴~

红光闪烁。

许莫一下子从手术台上坐起,警惕而痛苦地望向门口。

他跃下来,整个人变得紧张不安,更有手术被打断的深深的愤恨。可一落地,他便捂着胸口,疼得额头上冷汗直冒。

连甄意看着都不免疑惑,他真的有心绞痛?

许莫强忍着“剧痛”,出了玻璃房子,锁上玻璃门,拿起猎枪,冲去房门边。

甄意这才看到,门口有一个监视器,显示着外边的场景。

那是一栋废弃工业厂房的入口,空空荡荡的。甄意一愣,被许莫打晕后,她被运出了山?

有很多警察涌了进来,便衣,持械部队,井然有序。在这群人里,她看到一个寂静而高挑的身影。卓然不凡的样子,从人群中静默地走过。

隔着一段距离,图像也小,可她的心突然就落泪了。

一直没变过,不管在任何情况下,她都能一眼认出他。

警察的人马很快包围了这栋废弃的工厂旧址。

进入空旷的厂房内,人员散开各路搜索,三层楼高,多条走廊、车间、仓库。

搜遍了,空空的。

到处都是积土灰尘,灰蒙蒙的,没有任何人待过的痕迹,也没有暗道。

仔仔细细搜了三遍,一无所获。连警犬都嗅不到异常的气味。

大家都困惑了。

言格握着手电筒,立在昏暗的厂房里,蹙眉思索。

之前在许莫家,有几位警察就质疑了他对许莫父母的微表情观察。而如今,事实似乎在证明,他错了。

有位警官问陈队:“现在怎么办?”

陈队思虑半晌,转身走了:“回去重新分析。”

警察很快撤离。

言格缓步走出厂房,立在夜色中,面前是大片的荒地,远处是城市的灯火与灿烂的星空。

这里和城市隔着遥远的距离,非常安静,只有阴森的厂房和空洞的风声。

没有甄意的身影。

甄意目不转睛,盯着监视器屏幕,看着警察进入大门,屏幕里就静止了。她等着有人来救她们。

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们没有来,而是纷纷出了大门,离开了。

甄意怔住,望向安瑶,她同样是不可置信。

她们到底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警察都搜不到?

又过了一会儿,屏幕中出现言格。

背影,黑白色,有些模糊,像老电视机。他手里握着一束光,立在路灯光线与黑暗厂房的边缘,没有动静。

那个清挺的背影,看上去竟格外的萧索寂寥。

伫立良久,他终于拔腿离开,走出了屏幕。

甄意的心,分不清是轻松,还是失落。

看得出警察找不到他们的所在地,而言格,也放弃了。

很好,其实,不希望他来,许莫有枪,他来了也是危险。

可警察为什么会找不到他们?

监视器里的人都走了,许莫却没有半分松懈,仍是警惕地挨在门,耳朵贴在上边听动静。

甄意隐隐察觉不对,隔了几秒,猛然醒悟:他们在地下,而地下仓库的入口不在厂房内!

可刚才视频里警察离开的步伐,不徐不疾,说明他们并没有发现蹊跷。

又过了很久,世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许莫转身走回来,表情非常难看,被惹怒了。

他沉声道:“耽误了我的时间,我的心脏不完美了。”

安瑶脸一白,赶紧说:“没有。你这里的存储装置和设备都是器官移植的标准配置,那颗心还是可以用的。”

许莫脸色依旧阴沉。

甄意背脊发凉,如果他觉得不满意,要再挖一颗心脏出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玻璃屋子本就低温,甄意觉得自己受伤的腿快要凝固了。

短暂而令人窒息的沉默之后,他眉心平展下去,道:“你说的也对。许茜的肾没有捐出去,但徐俏的肾一直存储着,等着移植给淮生。”

他仿佛是自我安慰,盯着放心脏的箱子看了一会儿,似乎没有之前满意但也勉强能接受的样子。

他坐去手术台上,低着头,有一瞬间,表情纠结而伤感,低低地问:“安医生,这颗心够完美吗?换进去,我的心就不会痛了吗?”

安瑶不知该如何回答。

甄意听了,也纠结起来。

毫无疑问,她怕他,怕他做手术后,心再“发痛”,他会绝望,而一次次复制今天的行为且变本加厉。

可同时,她无比的伤感,并可怜他,不知是怎样的境遇让他变成今天这样可悲。

此刻,他颓然地坐着,身子弓成一只虾米,他的绝望害怕和无助都是真的。

甄意不明白,为什么人的精神可以崩溃扭曲成这样。

竟会有人得这样奇怪的病,以为自己的心脏有问题,并真正的饱受折磨,四处求医,却被全世界“欺骗”和“抛弃”。为了存活,只得吃他“最恶心”的生心,最终走投无路,只得换心。

许莫低着头,无影灯下,侧脸寂寞。有一滴晶莹的东西砸落下来。

甄意一愣,他居然哭了。

他是哭了,抹了一下眼泪,哽咽道:“我只想找一个好医生救我,可每个医生都拒绝我。都说我没病。没病我怎么会痛?这世上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能理解我的痛苦。”

抹完眼泪,表情又冷漠下去:“没有医生愿意救我。安医生,你也是受胁迫的。”

听他声音冰凉,安瑶和甄意都不敢轻易接话。

这时,安静的房子里传来轻微的开门声,下一秒,有人淡淡地说他的名字:“许莫。”

许莫一跳,立刻抱着枪转身瞄准。

甄意惊愕:“别开枪,他是医生!”

许莫没开枪,紧绷着身体,端枪瞄准言格。

甄意心惊胆战,比之前自己面对枪口还惊恐:“许莫,他是医生;他是可以给你治病的医生。”

言格极力克制,却仍是忍不住扫了甄意一眼。

她跪在手术台边,裤子被剪掉了,小腿上鲜血淋漓,头发全湿,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噙着泪水。

她没有看他,眼神笔直,惊恐而高度紧张地盯着许莫扣在扳机上的手指,表情有如面临灭顶之灾。

她小手紧握成拳,死死揪着床单,咬着牙,腮帮子在打颤。

他的心,无端沉闷,痛得像正被撕裂。这一瞬间,他疼得思绪都在发麻。医生?他应该是个医生吧?可为什么,每次却偏偏救不了她?

目光再度一扫,林警官立在四五米开外,低着头,胶带蒙着嘴,胸口空了,全身都被血染红。

他的衣服下端被揪扯得全是褶皱,脚底一滩血,隔一小段距离,还有两小滩,应该是甄意的。

他大致想象得到是怎么回事。

想得到她的绝望无助,她的强硬狠烈;明明会懦弱地流眼泪。却倔强地死不松手;明明胆小地怕死,却拼命地顽强地坚守。

一直都是如此,她做什么都很拼命。

拼命工作,拼命恋爱,拼命坚守她的信念。她的拼命,从来不是形容词,而是一个动作,是真的为了坚守她的信念,而拼出性命。

他抿了一下唇,心疼她的心疼,心,疼得抽搐起来。某一刻,他甚至认为,这种无以复加的疼痛叫他无力承受,即将显露在脸上,那一定是扭曲苦痛的。可他面对着许莫,不能让他看出任何情绪。

什么时候,隐藏情绪对他来说,是如此艰难的事了?

他甚至要不断地对自己催眠,强忍着下意识握一下拳的冲动。

终究,他克己地收回目光,看向许莫。

许莫没有改变姿势,紧张地质问:“你怎么找到这儿,怎么进来的?”

面对他的枪口,言格很平静。

和有些人强自的镇定不同,他的淡然仿佛来自心底。

他并没有过多的解释,发现这个地下室,是一个痴迷于建筑和构图的人告诉他的。

至于怎么进来:“看密码上残留的指纹和摁键磨损度,拼出对你来说有意义的数字就行。”

“你究竟是什么人?”

“医生。”言格说,“许莫,我可以治你的病。不用换心,就可以治好。”

他语气平和,听上去格外叫人信服,但许莫不动容:“我不相信你的话。”

言格并不挫败:“我们可以做个实验,证明我清楚你的心理。就像我能根据你摁的数字键猜出你的密码组合。”

“我不接受你的实验。”许莫出乎意料地非常抵触,“但你必须接受我的交易。”

“请说。”

许莫拿了两个拇指高的小纸杯出来,放两粒一模一样的药丸进去,倒上蒸馏水,把纸杯放在移动置物架上。

他推着置物架走出玻璃房子,一推,滚去言格面前:

“我说,离你近的那一杯是药,离你远的那杯是毒,你喝哪一杯?如果你活着,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比换心更好的疗法,如果你死了,我就把你的心挖出来。”

言格盯着许莫看了几秒,从门边的水池里涉水而过,走到了池子这边来。

他平静地拿起其中一个小纸杯,捧到唇边。

甄意惊住:“言格!”

他从纸杯的边缘抬起眼眸,深深地,寂静地,看了她一眼。

长指抬起杯子,喝了进去。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txtshuwu.com)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

猜你喜欢: 超感应假说天命新娘我的鬼神郎君光暗之匣蛊毒丧病大学死亡万花筒破云罪爱安格尔·暗夜篇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亲爱的弗洛伊德罪爱安格尔·黎明篇请魅惑这个NPC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前夫高能天师青行灯
完本推荐: 变形空间全文阅读明月度关山全文阅读冷总裁之惹火宝贝全文阅读余温未了全文阅读暗黑系暖婚全文阅读我只是个纨绔啊全文阅读猎国全文阅读谋妻有道之王爷太腹黑全文阅读男巫全文阅读为你摘下满天星全文阅读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全文阅读掌中妖夫全文阅读重生成猎豹全文阅读小热恋全文阅读单行道全文阅读宠入豪门全文阅读理想型娱乐圈全文阅读穿越之修仙全文阅读千金裘全文阅读重生之商界风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霸刀杀天韩四当官北宋大丈夫盘秦穿越林正英世界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绑定吧!诸天开个门子夜十三寸人间吞天帝尊帝霸我的学姐会魔法穿越八零女配躺赢了盛宠之将门嫡妃至尊剑皇重回一九九四我在精灵时代造神斗武乾坤神医凰后伏天氏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如果能少爱你一点修真聊天群超神制卡师霸卫前任无双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万古神帝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移动版 - TXT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