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TXT书屋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67章

安静而诡异的房间里,甄意听见自己的心在胸腔里剧烈乱跳,

砰!

砰。

她知道言格肯定能判断许莫是否说谎,可她还是不受控制地心慌。

言格将杯中的水缓缓喝完,杯口朝下,对许莫示意。随即,稳稳地把杯子放回台子上。

表情一如既往的沉然安静。

甄意依然高度紧张,她太熟悉他的表情,或许其他人察觉不到,但她看见,他的眉心极其轻微地蹙了一下,仿佛喝下去的东西叫他不太舒服。

即使那表情转瞬即逝,她也不禁发抖起来,止了呼吸。

她也不知言格喝的是哪杯。但,时间缓缓流逝,他看上去没有事。

半刻后,她的心才缓缓下落,因为许莫开口了:“你怎么知道?”

言格淡定道:“我是医生,知道你在想什么。”

许莫低眸想了一下,问:“我觉得我的心有问题,你说呢?”病人的语气闷闷不乐的。

“你的确生病了。”言格说,“很多医生都救不了。”

许莫握扳机的手松开了,甄意忽然明白,他不需要医生说他没病,他要的是医生救他。

许莫没说话,但言格察觉到了他情绪上的松动,平缓道:

“我看到了你房间里的画,纠缠在一起的阿波罗和阿尔忒弥斯,你以前很喜欢。”

许莫不做声。

“他们是孪生姐弟,就像你和许茜。

少年时代,你喜欢一个女孩,但她是你的姐姐,家族里的人责骂你,用你无法承受的词汇斥责你。他们把你隔离在她的生活之外,不让你接近,说你是变态。你只能偷偷地窥探。看到她没了你,生活像蝴蝶一样绚烂,看着她有了很多男友,你的心开始痛。”

许莫手中的枪垂了下去,侧脸空茫而落寞。

言格的声音不徐不疾,却隐隐透着张力,在寂静的室内,字字清晰:

“越痛越厉害,日不能作,夜不能眠。你开始吃止疼药抗抑郁药,可没用,心越来越疼,却没有医生诊断出你的病情,不肯治疗,也不肯开药……”

甄意听言,默然。

很多医生懂医术,却不懂医心。以生理的标准判断没有病痛,就真的健康了吗?

言格停了一秒,想起林白被警察扭着,大骂许茜的畸形胎儿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你开始找偏方,找药吃,只能缓和,不能根治,还是疼啊。你的心疼起源于姐姐,以为她是你的药,你开始跟踪她,在她醉酒不省人事的时候,强占了她的身体。那一晚,你兴奋,疯狂,发泄,从来没有那么痛快过。

之后,你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复发,你认为自己好了,断了药。你计划出国留学,准备着托福和GRE考试。可几个月前,姐姐突发心绞痛住院,查出有心脏病。

你惊慌失措。觉得是你的病转移到了她身上。姐姐一直很健康,你认为查出她有病的安瑶医生很厉害,便开始找她检查,可她说你没病,你以为是病灶转移给姐姐了。

后来姐姐死了,你的心痛病又犯了,甚至比之前还要痛苦剧烈。这时再去检查,安医生不坐诊了,其他医生还是说没病。你彻底绝望。”

言格说,“于是,才有了昨天发生在医院里的事。”

话音落了,房间里一片安静。

甄意忘了害怕,只剩空茫的不可思议。

许莫竟然有这么一段诡异的过去。他少年时喜欢自己的亲姐姐,偷窥的事情败露,被家里的亲戚狠狠责骂,

其实从后来他的行为和注意力可以看出,他对姐姐的爱慕,已经消淡,更执着的是他心痛的毛病。

可那时,没人想过孩子只是青少年的迷茫和误会,疏导了就会改正,没有。

各种鄙视侮辱的眼神,配着诸如流氓下作乱伦之类的词汇,让他越走越歪,把他彻底推入自己虚幻的世界里。

最后,他出于非情爱的目的,出于找解药的目的,奸污了自己的姐姐。

太讽刺了。

言格的话无疑都说对了,因为许莫放下了枪。

他拧了眉,沿着玻璃墙走来走去,明显在做抉择。他步伐越走越快,内心的挣扎表现在外也越来越明显。

某一刻,突然顿住,盯着言格:“谁告诉你的,你是不是见过我妈妈?”

言格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我是医生,刚才我说的,就是我对你的诊断。”

他从许莫的情绪出发,选了一种许莫最容易接受且最信任的说话方法;

听言,许莫身上才冒出的戾气又消退下去,他在犹豫,怀疑,挣扎,而言格总能安抚。

甄意也仿佛得到安抚,她完全相信他能处理好一切,救下她和安瑶,救下淮如和那个婴儿,甚至还能救下许莫。

许莫周身的气息都安静下来,见状,甄意脑袋里紧绷的弦松开了一点点,这才敢扭头去看言格。

他立在水池边上。涉水而来,裤腿和鞋子都湿了。手没有像一贯的那样放在兜里,那会让精神病人怀疑且紧张;

刚才说话的功夫,他也没边说边靠近,精神病人通常比较敏感,他会察觉,并觉得你的目的是靠近,从而对你说的话的信任程度大打折扣。

他从来都是一个注重细节的人。

她看他,他似乎有所感觉,眼眸一闪,便挪过来了。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眸光很深,很静,也很安定。

她很早就学会了看眼神说话。

一个眼神,她就明白。

他在说:甄意,别怕。

霎时,她的心又酸又暖,差点儿又要涌泪,有他在,她哪里会怕?

许莫思考很久,有点儿动摇,试探着说:“那你应该知道我刚才给你喝了什么药。”

他给言格吃了药?

甄意蓦然一惊,的确,刚才许莫说一杯是毒,一杯是药。

言格望见了她紧张的脸色,平平淡淡道:“嗯,治病的药。”语气仿佛不值一提。

甄意的心便稍稍落下。

“许莫,你不适合这个药,它治不好你。”

许莫再度被他说中。

每次病发吃药就好,可发病的频率和力度都在提高,即使知道也没办法,因为全世界只有这一种药能缓解他发病时的痛苦。

他终于问:“你知道怎么治?”

言格很简短地“嗯”一声,并没说要怎么治,也没提出要给他治,而是把主动权交给他,说:“我把医院的地址给你,你想去的时候自己去,可以吗?”

许莫没作声。

甄意则忽的发觉,言格在任何细节之处都能做到照顾病人的心思。或许,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轻易地获取任何病人的信任。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在杯子里,把移动载物台推去他面前。许莫盯着名片看了几秒,没有要拿的意思。

甄意微微紧张,可言格看上去淡然自如,她想了想,这才意识到,许莫其实把名片上的东西记清楚了。

接下来的好几分钟,都是沉默。

许莫不说话,言格便不主动提任何要求,也不主动窥探他的心理。

两人似乎在无声地较量。

许莫多疑,还想探言格的究竟,可言格从头到脚没有半点可泄漏底细的,和往常一样,不会让任何人看出心思。

室内一片安静,甚至可以听到仪器细微的运转声。

长时间的死寂让甄意和安瑶渐渐紧张,大气不敢出。

突然,许莫低下头,痛哼一声,一手扶着玻璃墙壁一手揪着左胸,身体弓下去,强忍着什么,极尽痛苦。

他额头上青筋暴起,脸色惨白,咬着牙,脸上冷汗直冒。那么高的个子剧烈地颤抖,像在筛糠。

甄意知道他是妄想症,是心理作用。可现在近距离地看他“发病”,太逼真了,几乎挑战她的观念:没病的人,能痛成这副惨状?

言格依旧不靠近,也不开口。

很快,许莫疼得病号服都汗湿了,疼得眼泪直流,话不成句:“吃心……补心……没用,没用……换心,也没用吧……”

“医生……”他蜷成一团,痛苦地低吼,“言医生!”

甄意心一松,他果然记住了名片。

言格走过来,带他进去玻璃房子,让他平躺到手术台上:

“开关在哪,我们需要绝对的黑暗绝对的安静。”

许莫痛苦地痉挛,手指颤抖着指了一下,言格关了运转着的仪器,又关了所有的灯。无影灯只开了其中一颗,光度很暗。

“许莫,深呼吸。”他的声线异常平和清宁,不带强制,不带压力,缓缓地,“深呼吸,张开口,吸气,对。”

“许莫,看着我的手指。”

甄意看过去。

言格表情专注,隔着微弱的一束光,面容虚幻而清秀,似乎要融化在身后的黑暗里。

这一刻,他不会因她而分心。

他的手指修长而骨节分明,在灯下白得透明,可看见淡淡的血肉色。

他手指晃了一下:“许莫,眼睛看着我指缝的光,跟着它走,返回……”

他的手指灵巧地晃动着,灯光在指缝间也变得乖巧顺从,按着他的意志,像指示灯一样闪烁。

黑漆漆的房间里,只有他的手握住一束光,星星点点的光。

“看着光点,追着它走……”

甄意依稀记得,这是某种眼动脱敏疗法的变体。

时间如水,一分一秒缓缓流淌。

言格的手仿佛弹钢琴,声音也如乐器般悦耳,神奇的是,许莫真的安静下来了,没有睡去,他的眼睛里有光在闪,粼粼的。

不知不觉,他揪着心口的手松开了,呼吸均匀下来,胸口的起伏也趋于平缓。

治疗结束,言格收回手,表情淡静,不起涟漪。

许莫躺在手术台上,愣愣地抬手摸了摸心口,一瞬间,眼中浮起雾气,喃喃地说:“不疼了。”

言格道:“你认为置换一个新的会好;我却选择挽救和弥补。”

甄意的心稍稍一震,这是言格对人对事的一贯态度。

还记得当初和他讨论戚行远和红豆的事,她查过很多真实案例,像戚行远这样前头的孩子失败,便重新生孩子从头再培育的,不在少数。

那时言格说,他觉得挽救比重来更难,也更人性。

许莫捧着胸口,呆呆地说:“我知道了。”他现在还无法相信,他没吃药,心就不疼了。

言格看了甄意一眼,克制地问:“这位小姐的腿受伤了,可以让安医生给她止血吗?”

许莫沉默半晌,做的比言格要求的更多,他拿钥匙给安瑶和甄意松开了锁链。表情迷茫而空洞,但在妥协。

言格绕过手术台去扶甄意,步履不自觉渐快;

她期期地望着他,他才俯身去握住她的肩膀,她便扑进他怀里,咬着牙,没吭声,头埋在他肩上,眼泪就出来了。

他肩头的衣衫很快濡湿,黏腻地贴着,心再度沉闷凝滞。

他最见不得她哭了。

她一哭,他就不知所措。像跑遍全世界也找不到解决方法似的无措。

他知道她是伤心的,不是因为腿受伤,而是因为林警官的惨死。

他不动声色地咬了咬牙,调整着痛得有些乱了的呼吸。

他把她的手绕在自己脖子上,搂着她的腰,另一手弯进她腿窝,尚未抱起,便听见她极低地呜咽:“都是我,不该下车找厕所的。”

下一秒,更汹涌的热泪涌进他的脖子,滑进他的胸膛,很快变得冰凉,凉得透心。

他侧头去看她,可她紧紧埋着头,不让他看到她的表情,只露出苍白的鬓角和湿漉漉的耳根。

她没看见,言格的眼睛红了。

隐约泛起湿润的水雾。

他没开口,低下头,紧紧贴了贴她冰凉的脸颊,很用力。

他把她打横抱起,小心翼翼,怕伤到她的脚。

起身后,看了安瑶一眼。

安瑶会意,轻声问:“我去看看那个孩子可以吗?”

许莫仍旧呆呆地摸着不疼了的心,呐呐地点了一下头。

安瑶出了玻璃屋。

言格抱着甄意,很小心地往外走。

外面的淮如看见安瑶出去了,惊慌失措,害怕被遗忘,尖叫:

“甄记者,还有我啊。”

一瞬间,许莫猛地醒过来,回头,目光如被欺骗般仇视:“你不是护士!你骗我!”

他转身扑上去拿猎枪。

局势陡转直下,言格捂住甄意的头,立刻往柜子后边躲。

砰地一声枪响,整面玻璃墙崩裂,碎片四下炸开,甄意被言格的身体挡护着,并没被飞溅的玻璃片伤到。

言格迅速把甄意带去柜子后边蹲下。甄意忍不住痛哼一声。刚才一动,伤口又裂开了。

听见她痛苦的呻吟,他依旧没说话。

甄意知道他在这方面很笨拙,越想安抚反而越无措。

下一秒,他再度低头,下颌狠狠贴了一下她的鬓角,很用力。

甄意却觉这个动作比千言万语还窝心。她被他摁在胸口,以一种绝对保护的姿势。耳边是他强有力甚至微乱的心跳。

他从不会紧张害怕,除非是为了她。

此刻,她一点儿都不恐慌了。

房间灯没开,只有刚才言格给许莫治疗时用的一束微光。他们躲在柜子后,墙壁上映着模糊不清的瓶瓶罐罐的影子。

言格半蹲在地上,探头往外看,甄意也忍不住看,他把她摁回来,声音极低:“别怕。”

“安瑶呢?”甄意担忧。

安瑶是为救她才谎称她是护士。

“她已经出去了。许莫不会伤害她。”说完,他忽然捂住甄意的嘴。

连续的枪声停下来,四周安静了,只有空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许莫缓缓走过来,立在打碎的玻璃洞口,判断甄意的方向。

黑暗里,言格蹙了眉,他想试着安抚许莫,他很有把握,可发声便会暴露位置。

如果只是他一人,他绝对义无反顾。

可甄意在,所以,他绝对不会冒险。

但待在这里,被许莫发现是迟早的事。

他扫视一下四周,柜子摆成半包围形,刚好绕玻璃房子一圈,两端开口后拉着帘子,开口端离门口有十几米,他应该能在几秒内跑出去。

言格抱起甄意,弓身缓缓往房间深处走,才走两步,一声枪响!

铁皮柜子剧烈地震颤,上边的玻璃器皿炸裂四溅,液体哗啦啦地流。

甄意在言格怀里缩成一团,刚才言格没发出任何声音,可许莫在某方面的感觉似乎比常人敏锐很多。甄意想起了医院里的神经病们。

言格压低重心,继续缓缓前行,枪声一溜儿地追来,射在铁皮柜上,打雷似的震耳欲聋。

甄意震得头晕目眩,却抬手,捂住了言格的耳朵。

他微微愣了。

她大致猜出他的想法,先往里面走,让许莫习惯性地沿轨迹开枪,等他换弹匣时,返身跑出去。

可十几米的路,只有一张帘子,他护着她跑出去,多危险啊。

她用力挣开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眨眼示意自己有办法。

房间内再度没了动静,枪声也消停了。

许莫静了一会儿,按着最后感应到的方向,缓缓走来。

两个柜子间有半米的开口。

两人紧贴着柜子,昏暗中,他握枪的影子渐渐靠近。

在他转弯的一瞬,言格握住猎枪枪身,用力往下拉。许莫一惊,连摁扳机,可枪口抵在地上,子弹剧烈地爆炸,强大的后座力震痛了他的肩胛骨和手臂。

他手麻,松开了扳机。

甄意强撑着起身,准备抬脚,可言格先她一步,脚扫起来狠狠一劈,枪管扭曲了。

眼见许莫回神,再度摸扳机,言格瞬间松开他,抱起地上的甄意,立刻往外跑!

一刹那,许莫扣动扳机,子弹在扭曲的枪管内加速骤热,

“砰”的一声,爆炸!

出了房间,许莫没追上来。

甄意高度紧张,让言格放她下来一起跑,他非是不肯,一直带她出了七弯八绕的走廊,上去地面。

夜很深了,月亮看上去比满月时还圆,夜风呼啸,有些萧索。

他把她放下,甄意紧张地问:“立刻通知警察吧。”

“找到地下的房间时,我就打过电话给他们了。”言格声音很低。

甄意一愣:“既然你已经报警了,为什么还自己跑下去?”

“他们赶过来需要一段时间,我等不了,更怕你等不了。这段时间里,或许任何事都会发生。而且我不相信他们。”他倒是直言不讳,说这话时,表情微凉,“抓到许莫就是立大功,那么多人下去抓他,刺激了他怎么办?”

甄意心底很暖,刚想说“言格,你对我真好”。

他却皱了眉,盯着她的胸口,紧张道:“你中枪了?”

甄意低头一看,吓一跳,胸口大片新鲜的血迹,摸了摸:“我不疼啊!”疑惑地抬头,惊道,“是你中枪了!”

她扑上去,扒开他的衣服一看,胸口全是血,肩胛骨血肉模糊,甚至看得见金灰色的子弹,深深地嵌进去肉里。

他竟然抱着她跑了那么久

她疼得肉在跳:“你感觉不到疼吗,你……”目光落在他脖子上,又是一刺,那里被玻璃片划出好几道口子。有一小块还扎在脖子里,透明的玻璃被血染红。

她眼睛红了:“我看看你背后。”

他不动,表情安然,没有哪怕一点儿痛苦之色,清淡得像只是被人抓了一下:“其实真的还好,也没什么感觉……”

她掰他的肩膀,掰不动,生着气想绕去他身后,可他立刻单手把她捞回来。

她咬着牙,眼泪汪汪,抓他的手臂非要绕去身后看,而他拦着她,握着她,非不让看。

两人都一声不吭,在较劲。

她乱抓乱拨,他冷静控制。

这次,他没有让她。

所以最终,她先崩溃,无声的眼泪终于爆发,大哭起来。

其实,刚才她瞥了一眼,已经看到。

背后全是血。玻璃片、木屑、铁片、枪管碎片……全扎在他身上,像刺猬。

想起他一路抱着她,担心她的腿伤不让她走路……那些碎片像全扎在她心里,疼得低血,疼得无法呼吸。

她埋头在他怀里,哭得全身都在颤;

他低头,轻轻挨住她的脑袋,安抚地拍着她哭得汗湿的背:“又不会死掉,这有什么好哭的呢?”

她哭得更凶。

言格似乎无奈地叹气,声音却柔和:“我们甄意做什么事都很认真,百分百投入,哭鼻子也是。哭起来,什么话也不听,流的眼泪像挤海绵。”

“哪有?”她嗡嗡地反驳,却被他说得哭不出来了。

很快,警察和救护车都赶到。

安瑶,淮如和婴儿很快被救出。

甄意找来医生给言格检查,却见言格望着出口出神。

“怎么了?”

“许莫。”言格脸色微白,“他为什么还没出来?”

又等了一会儿,许莫出来了……抬在担架上,蒙着白布……

“是不是枪管爆炸伤到了关键部位?”甄意小声说,竟有些难受。想起许莫紧张地说“我妈妈说不准我杀人,所以你去”,还有他低着头流眼泪,“我的心很疼,为什么大家都不肯相信我,都不肯救我”。

言格走过去,掀开白布,

死后的许莫看上去格外苍白脆弱,样貌很俊秀,一点儿不像疯子。

他浑身湿透,一片刀隐没入了胸口。

言格阖上白布,后退几步,看着许莫被抬走。

夜里的风,更大了。吹着他额前的头发张扬地飞舞,露出白皙饱满的额头。

良久,他回头看了一眼,隔着很远的距离,可还是看得清楚。

他的车上,没有人了。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txtshuwu.com)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

猜你喜欢: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青行灯请魅惑这个NPC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天师罪爱安格尔·黎明篇前夫高能光暗之匣死亡万花筒破云丧病大学蛊毒我的鬼神郎君亲爱的弗洛伊德天命新娘超感应假说罪爱安格尔·暗夜篇
完本推荐: 重生之天天捡垃圾全文阅读秦宁的奋斗全文阅读国相爷神算全文阅读恶魔的声音全文阅读逢狼时刻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全文阅读天涯客全文阅读冷总裁之惹火宝贝全文阅读今天也在努力的藏住耳朵尖全文阅读密室困游鱼全文阅读重生之苏晨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报*全文阅读重生之药香全文阅读光鲜宅女全文阅读仙鸿路全文阅读落难的魔王不如猪全文阅读没出息的庄先生全文阅读天衣多媚全文阅读当年万里觅封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三界红包群极品飞仙永恒圣帝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盛宠之名门婚约修真聊天群超感应假说临渊行通幽大圣大道朝天神医弃女道祖,我来自地球吞天帝尊白氏药庐一剑斩破九重天花娇我!开局就是大导演快穿反派不好哄超脑太监娇藏重生似水青春王者风暴清初情缘穿去史前搞基建吾家娇女仙宫妖精下山搞事业寂灭道主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超神制卡师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移动版 - TXT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