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TXT书屋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70章

或许是快到初秋了,夜里的风竟有些凉意,沁进皮肤里叫人忍不住细细战栗。

山涧古园林里灯光朦胧,从天上看,像幽林里浮着银河。

这星河一角的静谧院落里,只有风吹着驱邪铃,叮铃作响的声音,像久远而上古的梵唱。

言格立在青石院落中央,肩头的血一点点渗开,清俊的脸在夜色里白得像纸。

言母着一件黑白撞色长裙,真正的气质绝伦。她手中拿着一小叠纸,走下台阶,到言格对面,看一眼他的伤口,又看一眼医生。一个眼神,便叫医生高度紧张,立刻去看言格的伤势。

“走开。”他冷冷地说。

医生便不再上前。

甄意盯着他肩上的血迹,眼睛又要泛红了。

“言格”她低低地唤他,心疼又难过。上前一步,缓缓地,试探地,去捉他的手。其实还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片刻前,他周身散发着不可靠近的冰凉气质,一听出她言语中的惶恐和忐忑,便稍稍收敛了下去。

他转眸过来,看她几秒,终究坐在院中的石凳上,让医生给他重新处理伤口。

言母看着甄意,神色莫测,她跟在言格身旁,紧张兮兮瞧着,不停地小声叮嘱:“医生,你轻点儿啊。”

言格默默不语,却看得出心内安静了。

言母扭头看了一眼安瑶:“一开始,言栩就拦截了调查你的人,你中学时发生的事情便隐瞒下去了。可其实我都知道。因为他如此费尽心思,我不想拆穿,就装作不知。这种事,我们家并不会介意。言家的人从来不会轻视他人的伤疤。但这次……”

言母手中的纸张扔到她面前:

“你接近言栩究竟是什么目的?刚才他说的话你都听到了,你看看你把他变成了什么鬼样子?”

“我没有。”安瑶摇头,“我只是爱他,没有任何目的。”

“爱他就为你给他带来的灾难去负责任吧。”

安瑶亦是平静的,说:“阿姨,即使你不要求,我也会自首的。只是”她把那些纸张捡起来,丢进一旁的香炉里,火焰撩起,映得她的眼睛红红的,“这里面的事,不要告诉言栩。”

“我知道什么对他最好。”言母说完,转身进屋照顾言栩去了。

夏末初秋的风,微凉。庭院门前的石阶上,月色如水。

鹅卵石路旁,一树凤凰花开得如火如荼。

山里的夜空比城市的低,黑湛湛的,缀满碎钻般的星,仿佛伸手可捞。

甄意望着夜空,觉得心情都没它晴朗。刚才安瑶和言母的对话太诡异,她完全摸不着头脑。

安瑶坐在台阶上,甄意身边。她抱着腿,望着璀璨的星空,不吭声,仿佛在留恋什么。是近在咫尺的星辰,还是言栩庭院门口淡淡的桂花香味?

言格靠在木栏边,微低着头,亦是不语。

坐了一会儿,安瑶没事儿似的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漂亮的脸上干干净净的,说:“我先走了。”

尚未起身,言格淡淡道:“不可以。”

安瑶微愣。

他转眸过来:“言栩不会让你走。他既然托付我,我就必然不会放你走。”

甄意不语。刚才言栩的那一声“哥”是这个意思。

言母让安瑶自首,无非是安瑶的刀片没杀死许莫,她便再度把他摁进了水里。这,就不是自卫了。

“没什么走不走的。这是我自己的意志,即使阿姨不说,我也会去自首。”

她目光清淡,落在篱笆边的雏菊上,似乎有点儿发呆,语气还是一贯的不起波澜:“是我配不上言栩,不配嫁给他。他……”

一提到言栩,她的嗓音便有了极轻的起伏,仿佛不太好控制,但终究是缓缓吸了口气,恢复平静:“他对我太好,是我不配。他不让我去警局自首,不肯放我走。因为情绪太激动,阿姨才会那么对他……”

说到此处,安瑶低下头去,长发遮脸,看不清表情了,声音就着夜风,却是落寞的:

“等他醒来看不到我,又该几天几月地低着头不说话了。”

甄意一想言栩那样子,心酸。

回头望,庭院的走廊上,红色的轻纱迎风飞舞,像温暖而柔美的梦境。

那样美丽轻盈,如同雾气般的红色,是明后天结婚的颜色……

差一步就要结婚了。

甄意难过:“安瑶,你这是为什么呀?难道就像言格说的那样,你早就认识许莫了?”

“是,很早就认识许莫了。”她抬起头,脸色重新变得平静,很简单一句话就概括了,“那时,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侮辱过我,所以他化成灰我都认识。”

这样的事,她竟说得风淡云轻。可,心里应该是仇恨深刻的吧。

安瑶的身世怎么会这么可怜,所以才有如今冷淡得像冰一样的性格。分明有了唯一的守候,却也……

甄意嗓子哽住,此刻算是终于明白了安瑶的那句“我宁愿自己不漂亮”是什么意思了。

言格立在月桂树下,几不可察地拧了眉,一半为安瑶的遭遇,一半为那些烧掉的纸张。

他垂眸半刻,缓缓道:“言栩并不介怀。”

后面还想说“事情过去很久了”,但斟酌后,没有出口。

安瑶听言,出乎意料地微笑了,很温柔:“是,他不介意。叫我不要沉溺在过去,以后好好的,就好。我以为就会这样……”

笑容渐渐淡下去。

“可当我看到许莫的时候,那些记忆就像毒虫一样。我不想去想,可控制不住。他还一天天地出现在我面前,每天提醒我过去的屈辱。”

她的手轻轻地在抖,努力克制不让它抓成拳头。

“我的一生,自问没有什么多想追求的东西,渴望的也只有言栩。

心外科是我生活的手段,言栩则是我的生命。

我这一生,孑然一人,很多事情,并不在乎。当年发生那种事,比起身体和所谓的贞洁,更受伤的是我的骄傲。那时,我也并没有多要死要活,因为那时以为,人生会按部就班地度过,那时没以为,会遇到爱的人。

遇到了,就多希望我的第一次是和他一起啊。遇到言栩后,这种遗憾每每让我痛不欲生。成了我心里的刺,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人会因为8年前的往事杀人吗,还是说过去的仇恨一天天滋生发酵,成了心里的黑暗一角?

甄意不懂,也不好问,却听安瑶又道:“原本是想忍下去的。可,最可笑的,甄意,你知道是什么吗?”

甄意静静看着她,见她真的在笑,可那笑容是如此悲凉:“许莫,他不记得我了。”

“呵,好不好笑。从一年前订婚开始,到现在婚期将近,我每天都在遗憾。而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把曾经对我的伤害忘得一干二净!还让我救他,简直可恨之极。后来我想,他应该是装不认识我。因为一直说他没病后,有一天,他突然转口,说要把我过去受辱的经历公之于众,以及我最近的婚讯。”

言格听着,不动声色地蹙了眉。

甄意想,许莫还真是接二连三地踩安瑶的死穴啊。可即使是说出这样的话,安瑶的语气也是很轻的。

“但是,除此之外,他非常虔诚地把我当医生。对于病人,我无法不尽心,也无法用医学去杀人。”

甄意想得到安瑶一面痛恨他,一面被职业道德束缚,也想得到她两难得几乎发疯的痛苦。轻声问:“许莫用这个,要挟你给他换心?”

“对。那些日子,他每天都用这个要挟我,逼我给他做手术。我一直没同意。可婚期近了,言栩偶尔会来医院接我下班,有一次,许莫差点儿冲出来。”

甄意蓦地想起那次,他们四个在淮生的病房门口说话,当时就有人鬼鬼祟祟地看安瑶这边。

她就是每天这样被一个妄想症跟踪威胁的。

甄意:“你猜到了许莫有妄想症,知道他会恶化,但你却想利用他的妄想症?”

“对。”安瑶回答,“我想,他迟早会绑架我,所以就放任没管,准备借着被绑架的机会,以自卫的名义杀死他。可甄意,我至多以为他只是要我给他做支架手术,根本没想过他要心脏移植。我以为他只会绑架我一个人,没想他会绑架婴儿。被绑架的过程中,因为婴儿始终在他手里,我被牵制了,结果自卫杀他不成,反而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直到最后脱险,我返回去,杀了他。”安瑶沉默了一会儿,仿佛终于说完了,可以交代后事了,“我真的配不上言栩。等他醒来,麻烦你们照顾他,叫他别难过了。”

“真正爱上了,谁会计较配不配,那只是旁观者的说辞。”甄意道,“我们叫他不难过,他就会不难过了吗?”

安瑶身影僵了一下,最终一言不发,拔脚离开。

言格立在木栏边,风吹着柳条从他肩上抚过,他眸光莫测,淡淡地问:“就准备这样去对警察撒谎吗?”

安瑶的背影再度一顿,却没转身。

“我母亲让你去自首,说你刺伤许莫后,把他摁进水里淹死了。”

“这本来就是事实。”

“解释一下,为什么他们要用镇定剂对付言栩。”

安瑶平静如常:“言栩他不准我去自首,可我要为自己的行为赎罪。”

“撒谎。”言格简洁利落地打断。

他双手插兜,从倚靠的栏杆上直起身来,“言栩不是一个会协助警方的好公民,但也绝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你不去自首,他不会介意;可如果你去自首,他也不会阻拦。他会完全尊重你的任何选择。”

安瑶应答:“他是。可阿姨说要取消我们的婚礼,不准我再来言家,也不准他再和我见面。所以,他才情绪失控。”

到了这种时刻,安瑶依旧平静得不起风浪。甄意不禁想起上次在警局的测谎,她就是那种内心强大到坚硬的人?

甄意立在夜里的凉石阶上,心在发凉,呼吸也不畅。

她不知道究竟谁真谁假,也没法分辨安瑶有没有撒谎。只是,她有点儿害怕,如果不是安瑶杀的人,而她要去自首,那……

她看着安瑶单薄孤寂的背影,忽然很心疼。

可夜里,安瑶的声音异常冷清:“人就是我杀的。他8年前毁了我一次,忘得干干净净;8年后,道歉没有一句,继续毁我的人生,新仇旧恨一起。我不该杀他吗?”

路边一壁的淡紫美人樱开得正艳,风一吹,几朵花瓣旋转着,轻盈坠落,落到安瑶的肩上。她穿着一件藏蓝色的刺绣裙,背影都美得惊心动魄。

夜风吹着她披散的长发飞舞,她恰巧站在树荫下,茂密的树桠遮住了乳白色的灯光,她像要隐匿进黑暗里。

她淡漠的声音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这些日子我过得很幸福。但很遗憾,我仍然是这样邪恶而充满仇恨的女子。被恶念驱使,忘了本心。现在,也该说再见了。言格,甄意,你们要幸福啊……”

她站了好一会儿,有几次身体重心前倾,想迈步,却都没成功,仿佛身后有什么无形的巨大的力量牵绊着。

良久,她轻轻地,说:“好想回头再看一眼……”

一句话散在飘渺的风里,载着无尽的思念。

只有几步之遥,她却再也不被允许进他的庭院。

她终究下定决心要走时,言格淡淡道:“言栩不会同意你这样做,他想自首,而不是让你替他去。”

甄意无力地闭了闭眼,果然是这样。

而前边的安瑶,没有动静。那样的孑然一身,背影孤独,倔强,肩上扛着她的爱情。

这一瞬,甄意发现,安瑶和她一样,甚至比她更甚。

她的生命里,只有言栩的爱。

有,她就活;没有,她就死。

“安医生。”言格用了个奇怪的称呼,“你是心外科的医生,如果你真的想杀许莫,怀着必杀的仇恨,你的刀,会错过他的心脏吗?”

安瑶背影不动,手轻轻握起。

“你的确恨许莫,恨不得杀了他。但想法和行动,两者之间会有一段距离。你刚才说的一切,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为了给自己扣上充足的杀人动机。

我认为,要么你的确想杀他,但最后时刻反悔了;要么,你真的是自卫。”

要么,另一种可能,他暂时不想说。

安瑶还在坚持己见:“第一次杀人有点害怕,所以手抖了,这才有第二次杀他。”

“如果是这样,逻辑就更说不通。”言格思路极其清晰,“不管你是真自卫还是假自卫,你的设计目的都是想和蓄意谋杀撇清关系。

换一种杀人手法,太冒险。

许莫是个男人,正常情况下,女人没有足够的力量把他沉进水里,除非他已经重伤。而杀一个已经重伤的人,不能构成自卫。

这与你一开始的目的矛盾。”

他真是任何时候都能拆穿别人的谎言。

“今晚的情况应该是,下棋时,言栩听见许莫是淹死的,很惊讶,发现他杀了许莫,所以决定去自首。”

甄意愣住,有些糊涂。

安瑶的肩膀轻微地垮了下去,却没作声。

言格一眼看穿:“我说对了。”

安瑶知道说什么也是徒劳:“你怎么知道?”

言格眼神静默,黑夜中显得愈发深邃:“我很清楚自己的弟弟是什么性格。无论什么情况,他都不会杀人。这是言氏家训。”

“言栩一生都很封闭,不和外面的世界接触,他所有的道德观念和行为准则都来自家训。默默地记住,乖乖地照做。家训里还有一句话,倾己所有,守护家人。

他把你当家人,所以尽一切来守护你。

那晚,我们找不到你的所在。是言栩发现厂房的承重设计和通风口有问题,说一定有地下室,甚至画出了地图。他想和我一起下去,被我阻止。可后来,他一定自己下去找你了,却看见许莫倒在血泊中。他猜到是你杀了人,猜到你会伪装成自卫。可他还是怕你被怀疑,为制造更多挣扎的痕迹,他把许莫的身体推到水里去了。想以此干扰警方。但没想到……”

他没有再说下去。

甄意脊背发凉,夜里的风如此冷,吹得她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她心里不知是种怎样的感觉,悲哀,心疼,怨天意弄人。

言格的话没完,可她懂了。

但没想到,那时候许莫或许休克了,却并没有死……

甄意颤声问:“言栩怎么知道一定是安瑶杀了许莫?”

“言栩的生命里,能感觉到的人,没几个。但,能感觉到的人,他会格外敏感。即使安瑶装作没事,他也察觉不对,所以他才会派人时刻看着她。

他从我这里听说许莫有妄想症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明白了他和安瑶的关系。他太了解安瑶。这样一个神经病骚扰了这么久,她都不动声色。他那时就知道,安瑶想自卫杀人。”

事到如今,安瑶垂着头,眼泪无声地下落:“是我害了言栩。”

她转头看甄意,微笑,却分外凄苦,“看你被许莫的枪口抵着,也不肯杀林警官的时候,我哭了。甄意,我应该学你。

返回去找许莫的时候,我很犹豫,或许真的不太想杀许莫了。可后来,他看所有人都走了,就我真的是自卫,可已经来不及。

是我害了言栩。”

“你没有害他。”言格立在风中,神色寡淡,“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都该承担自己造成的后果。

他做的这件错事,只要他愿意,家里人可以让它不值一提。可言栩的想法太简单固执,犯了错就必须受罚,一定要去自首,向受害者家人道歉赎罪。

偏偏你们都不懂尊重他的决定。

我母亲不让他去,把他囚禁起来。她恨你让言栩陷入今日的境地,不管你了,逼你去顶罪,你就糊涂了?”

“不是我糊涂,的确是我的错。”

言格声音很低,带着夜风的凉意:“你是伤人,他是无意;可你这样曲解事实地去自首,就是蓄谋。你一个人承担两个人造成的后果,这是言栩想看到的吗?你有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

“可我不能看着他在法庭上被人逼问,‘你是真以为许莫死了还是故意’。我不能冒险让他被判谋杀罪。他不知道那时许莫还活着,可谁信呢?”

安瑶颤抖着,眼睛里泛起隐约的水光。

总是如此,只有言栩才会叫她情绪波动,

“言栩他是多么单纯的人。他得知他推许莫入水时许莫没有死,你知道那一刻他的心情吗?内疚,自责,羞愧,痛恨,恨不得杀了自己。你让他出去面对许莫的父母,言格,你忍心吗?”

言格默不作声。

甄意的眼泪一下子出来了。

想起不久前,听到许莫死于溺水时,言栩手中的棋子掉在棋盘上。当时他的表情,惨白,死寂,荒芜,犹如心神俱灭。

甄意上前去,轻轻拉住安瑶的手:“我的律师执照拿回来了,我可以帮言栩打官司。”

“再有名的大律师也没用。阿姨不会让言栩出面;退一万步,即使走正常渠道,我也无法承担法庭判他谋杀的风险。是我害的他,让我来承担。”

安瑶要走,言格上前一步,拦在她面前:“言栩不会让你去替他自首,如果他醒来,听到这个消息,这对他会是很大的打击。”

安瑶泪落如雨,却毅然决然:“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言格仍不让步:“而我也答应了言栩。”

“安瑶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言母不知何时出来了,神色严厉,“警察的车已经到大门口了。”

安瑶对言母没有丝毫的埋怨,深深鞠躬:“阿姨,以后拜托您照顾言栩。”说完转身。

“母亲。”言格开口,一字一句,“请您尊重言栩的心情。”

“什么心情?”言母唇角扯出一道冷笑,“因所谓的爱情鬼迷心窍,做出违背家训、害人害己的事?这个女孩……”

她指向安瑶。

“我曾把她当女儿一样对待,得到的是什么。她害言栩为她误杀了人!这会是言栩心里一辈子的愧疚和污点。她害惨了我的儿子,你的弟弟!”

其实言家可以只手救她,把这件事一笔带过,可言母太恨,她势必要丢弃安瑶。

安瑶的眼泪簌簌地坠落。

言母盯着言格,几乎咬牙:“还有你,尊重言栩的心情?言格,别再对你母亲说这种话,也请你不要再感情用事,请你尊重你母亲的心情。”

说到这里,她漂亮的眼中竟泛起泪光,一字一句,颤声道,

“如果可以,比起你们的心情,我宁愿把你们关在山里一辈子,保你们平安一生。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8年前尊重了你的心情,让你一个人去……”

“母亲!”言格疾言制止了她的话,清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少见的慌乱与紧张。几乎是同一瞬,眼神急速扫向甄意。

她茫然而迷惑,又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让他隐隐心疼。

言母扯起嘴角:“还在考虑她的心情吗?很好,那就顺带考虑她的安全。”

这话里威胁的意味太明显,甄意也听出来了。

她怔愣几秒,慌慌张张几步跑下台阶,迎着夜风跑去他身边,轻轻地,忐忑地捉住他的手。脚步着急忙慌的,奔向他,那生怕会自此相隔再8年的表情,让他心如刀割。

她软软的小手钻进他手心,他的心才安定,他亦给她回应,缓缓地,紧紧地握住了她。

她仿佛也终于安心了,在他耳边,小声道:“言格,做你认为对的事,不用管我。”

他心底一震,得到她的爱,他这辈子该是何等幸运。

上天眷顾。

他更紧地握住她的手,看着母亲,清冷沉沉道:“我说了,在言栩醒来之前,不会让安瑶走;至于甄意,”他淡淡扫一眼言母身后的人,“我在这里,谁敢碰她?”

众人噤声,言母良久不语,微微眯了眼,寂静地打量着她的儿子。

夜风吹起了他额前的碎发,露出白皙饱满的额头,整张脸都是清俊秀美的。

两个儿子从小自闭,对家里的事不像叔伯辈的那些孩子们挂心,长大了也没想过在家中树立权势威信。

可血脉就是地位。父亲不发话,单凭母亲是限制不了成年儿子的权势的。

夜色浓重,言母看着皎洁月光下,他那肖像他父亲的脸,英俊,淡漠,却带着与生俱来的气势。

也和他父亲一样,不知她的良苦用心。

她看一眼甄意,如此危险的女人,他竟然再一次靠近她,是昏了头了把她留在身边。

还在僵持着,院子里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少爷!”

“少爷不见了!”

言母和众人马上返回。

言格愣了一秒,立刻绕去院子后边,就见院墙外的月桂树折断了好几处枝桠。

甄意惊诧,望一眼那扇开着的木窗:“言栩从楼上跳下来了?可安瑶在这里啊。”

“他不是去找安瑶,而是去找……”

他顿住,脑子里飞快闪过一个想法,立时手心发凉。

“他不会开车!”

他忽然如风一样,飞奔去向言栩的停车场。

言母说警察已等在大门口,言栩势必要抢在安瑶前边去自首,而这里离大门还有一公里的距离。不开车,绝对会被家里的人拦截。

甄意心惊胆战,跟着飞跑而去,却见言栩的车尾灯消失在夜幕里。

只剩绿藤环绕的停车场里安静地停着各类世界顶级跑车,兰博基尼凯迪拉特法拉利保时捷不一而足。

她记得安瑶说,言栩的兴趣很少,没事干的时候会一个人待在停车场里修车,把一辆好好的车拆得七零八落,又完好无损地组装起来。

一天又一天,他像一只勤勤恳恳的小机器人,拆了修,修了拆。

他可以自己跟自己玩一整天,而她可以安安静静地看他玩一整天。

日出日落,四季变换,树梢的花儿败了又开,山中美景千变万化,那其实是一幅温馨得让人落泪的场景。

她还记得安瑶说,不要看一个男人为你付出了多少,要看这个男人为你付出了多少他所拥有的。

毫无疑问,言栩给了安瑶他所能付出的全部。

言格也是,为了她,一次一次突破他天性的极限。

甄意追着言格窜上车,他侧脸静肃,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太用力,太用力,她看见他肩上的伤再度开始渗血。

可这时她无法安慰,因为无力;他周身散发着一种冰冷且高度紧张甚至恐慌的气息,那前边是和他有心灵感应的弟弟。

一公里的距离,从来没有那么长。

很快,更多的汽车从四面八方古老的青石道里涌出来,斑斓交错的车灯划破了园林中宁谧的夜色。

某一刻,言格突然像是被谁狠狠一推,差点儿趴在方向盘上。甄意大惊,扭头看,他脸色煞白,强撑着一手狠狠揪住胸口,疼得额头上青筋暴起。

甄意知道他是感应道言栩的痛了。

不知为何,那一刻,她想到了许莫,那个说自己心疼可全世界都不理解的许莫。

这种可悲的心情,到了这一刻才发现是如此可怜。

前方已隐约看得到庄园的大门和闪烁的警灯。

“言格……”看他这幅闷不吭声独自疼痛的样子,她的心也痛得要死,缓缓覆上他的手,他肌肤的温度冰凉得惊心。

与此同时,前方不远处传来沉闷而剧烈的几声撞击

树叶窸窸窣窣,夜里沉睡的鸟儿像礼花一样,展翅飞向天空……

言栩的车翻了个身,歪倒在路边的水渠里,车身扭曲变了形状,驾驶室里的人没了动静。

“言栩!”

言格跃下车,踏着水,飞奔到车前,匍匐进车底去拖他,可他卡在车内,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得可怕。

他从头到脚都是血……

跟上来的人全跳进水里,想救言栩出来,可空间太小,竟都无处施力。

油箱破裂,白花花的汽油哗啦啦冲洗着驾驶室。

甄意跑过去时,就见汽油血迹在水渠里蔓延流淌,冲刷过鹅卵石,水声潺潺;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和汽油味。

她惊得浑身发抖,见言格完全钻进驾驶室里去了。

她知道她不该这么做,也不该说这种话,可她太害怕,怕得全身都在抖,她扑去翻倒的车下,拉扯他,才开口眼泪就下来。

她趴在溪流里,抱住他的腿,呜咽着大哭:“言格你出来,车会爆炸的,你出来啊!别这样,求你别这样!”

冰凉的泉水漫过她脚上的伤口,她痛得双腿打颤,却死不松手,拼命往外揪扯他。

“言格,求求你,别这样!你这样我会害怕,我会害怕啊!”

可他执拗着,全身紧绷着都是力气,她根本拖不动他。

他固执而倔强,仍在使力拔言栩的腿。

她感觉到他在颤抖,沉默的,隐忍的,一声不吭。

他在害怕。

她从未见过他如此悲伤且慌张,泄漏的汽油洒在他身上也不顾。

肩头的伤全然再度撕裂,血迹汽油混杂在一起,甄意看着心痛如刀割,他却感觉不到自身的疼痛。

“言栩!言栩!……”

他一声声唤他,声音极其低,像是从心底最深处发出,透着极度的紧张和恐慌。

狭窄的空间里,他手忙脚乱惊慌失措时,言栩抓住了他的手臂。

言栩头上全是血,手心也是,抓着一只血淋淋的录音笔,唇角无力地溢出几个字:“把这个,交给警察。拜托……”

“你自己去!”言格嘴唇在抖,使劲拔他被卡住的腿。

“对不起。”言栩眼神虚空得仿佛回光返照,语气虚弱得像羽毛,

“家训说,不准杀人。我违背了家训,我不是合格的言家人。家训也说,要保护家人,如笙……安瑶……就是我的家人。推许莫下水,是为了保护她;不让她为她没做过的事自首,也是保护她;可妈妈为什么不同意。家训还说,做错了事就要受罚,但妈妈也不让。

哥,很多事情,我不太明白了。”

他黑漆漆的眼睛里缓缓蓄上泪水,在夜色里触目惊心:“哥,那时候,那个绑架犯又湿又冷,我真的以为……他已经死了。”

“对不起。我做了无法救赎的坏事。”他的眼泪晶莹地坠落,“哥,请你帮我,救救她。”

言格不知听也没听,一贯沉静的人竟狂乱起来:“言栩,请你帮我,救救你!你用一下力,把腿拔出来。”

可言栩一动没动,仿佛刚才说的话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力气,他浑身血淋淋的,唯独目光干净,纯粹地望着虚空,渐渐,开始涣散……

“言栩!”安瑶凄厉的喊声划破夜空。

她一路奔跑过来,看见此刻的车祸现场,惊呆,疯了般想跳下水,却被赶来的警察拦住。

此刻靠近,已是非常危险。

“言栩!言栩!”

安瑶撕心裂肺地大哭,“你们救救他,你们救救他”拳打脚踢,却被警察们死死制住,无法靠近,她绝望得尖叫大哭,“放开我,放开我!言栩!言栩!!”

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安瑶的声音,言栩清黑的眼眸缓缓聚焦,盯着不远处哭着挣扎的安瑶,静止了。

那个眼神,安静,执着,澄澈得好似一眼万年。

他远远地盯着她,咫尺,天涯,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可,只是一滴眼泪砸了下来。原来是留恋不舍的,却终究缓缓垂下头去,再也没了声音。

去找灭火器和锯子的人还没来,可车内的汽油不等人了,危险的气息每分每秒在堆积。原本跑来帮忙的警察开始拉人,有一位抓住甄意的手臂就往岸上拖。

甄意死死揪住言格,惊恐地大哭:“言格,别这样,你别这样!你先出来,汽车会爆炸的,你出来啊!言格,我求你了!你这样,我会害怕。请你别这样。”

可他狠命拉着言栩,无论如何也不松手,一字一句,低沉而嘶哑,带着比夜色还要浓重的悲哀与凄凉:“言栩,不要放弃;言栩,我们是双生子,一个也不能死。”

他反手握住甄意的手,甄意已有所预感,心一空,凄厉尖叫:“不要!言格,你死了我也会死。请你不要!”

可他用力一扯,甄意的手便被迫松开了。

她霎时间就被警察拉出几米开外。

她的心瞬间没了声音,因为,就在刚才,言格把录音笔塞进了她的手里。

这样的一对兄弟。

甄意脑中空白,觉得自己的心疼痛得已不堪忍受重负,疼得一下子爆炸开。

而那一瞬间,有人抱着灭火器从四面赶来,可还来不及靠近,陡然一声巨响,汽车的碎片四下炸开。

烈火在水面荡漾,照亮了整个夜空。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txtshuwu.com)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

猜你喜欢: 罪爱安格尔·暗夜篇超感应假说罪爱安格尔·黎明篇我的鬼神郎君丧病大学天师亲爱的弗洛伊德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前夫高能天命新娘青行灯死亡万花筒蛊毒请魅惑这个NPC光暗之匣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破云
完本推荐: 重生之嫡女祸妃全文阅读山河表里全文阅读鱼小姐的初恋日记全文阅读谋妻有道之王爷太腹黑全文阅读影帝今天也卡黑了全文阅读尽欢全文阅读传奇纨绔少爷全文阅读似是故人来全文阅读憨攻的春天全文阅读异世之万物法则全文阅读奔跑的蜗牛全文阅读救世[快穿]全文阅读君九龄全文阅读幼崽护养协会全文阅读我得逃个婚全文阅读倾世宠妻全文阅读貌似高手在异界全文阅读那些年,我们遇见的渣渣全文阅读古代地主婆全文阅读今天也在努力的藏住耳朵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三寸人间道祖,我来自地球子夜十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山河盛宴我的房分你一半北斗大府小事重生似水青春神运仙王亲爱的绵羊先生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第一序列盘秦大道朝天茅山终极僵尸王叶安冥冥之中喜欢你穿越八零女配躺赢了超感应假说赝太子极品飞仙至尊狂神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从艺术家开始我在武侠世界捡属性大医凌然巧为农家女王者风暴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移动版 - TXT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