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TXT书屋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79章

暮色四合,夜风清凉。

甄意飞快地跑下台阶,鸟儿一样飞去言格身边,满心欢喜:“你怎么来了?”

言格垂眸,看她脸上笑容灿烂,像要把世界点亮,原本准备好的“临时工作顺路”的理由就凝在了嘴边。

眸光微闪,看了一眼台阶上的人。

他就不自觉地抬起手,捋了捋她鬓角的碎发,轻轻别去耳朵后边,声线清润,缓缓地说:

“因为约好了见面,你却没来,想见你了。”

话说得平实质朴,却叫人心里最柔和的那一根线轻轻颤动。

再加上他亲昵的动作甄意立在夜风里,觉得自己是要醉了。

他目光落在她的肩膀上,极轻地敛瞳,像是看到了什么不整洁的东西,抬起手,在她肩膀上拂了拂,仿佛在拍灰尘。

正是刚才尹铎搭手的那处。

甄意犹自不觉;言格再次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台阶那边,这才收回目光。

她对身后的同伴们招招手,便拉上言格一起走:“现在好像看不成电影了哦,饭也吃不成了。”

他倒没抱怨,也没意见,现在她在身边叽叽喳喳,他就觉得心底安宁了。

甄意歪头想了想:“明早还有工作,晚上还是要回HK的呢。要不,现在就回去吧,冰箱里有菜,笔记本里有电影,一举两得。”

嗯,听上去真不错。两个人,安静。

他点头:“好。”

开车回HK的路上,他始终心无旁骛地开车,她则懒散地窝在副驾驶上,有一阵没一阵地嘀嘀咕咕,和他说着漫无边际的话。

说她这一天的经历,说那些让人气愤的专家,最后不知怎么说到了淮生。说她这几天去城中村看望林芝家属的路上,遇到了淮生。

他住在城中村里,很多便衣警察在盯着他,她当过警察,所以认出便衣丝毫不难。

“言格”她声音低落下去,“淮生现在好可怜。”

遇到淮生的时候,他提着一袋子青菜,个子高高的,很清秀,在破败的环境里一瘸一拐地走,十分醒目。

上次坠楼,给他留下了严重的腿伤。

甄意看着心酸,追上去和他打招呼,问他换肾手术后的恢复情况。

淮生便邀她去他家里坐坐。

甄意这才知道,他们姐弟俩一直住在这里。

楼道很脏乱,有点儿像甄意曾经住过的工厂旧房。开了门,只有一间房,淮生睡床,淮如睡沙发。

却是非常干净整洁的小居室,甚至很温馨,窗台上种着白色的花,挂着贝壳装饰,桌子上摆着一对陶瓷小猫咪。

一切看上去都很廉价,却拼拼凑凑营造出一种家的感觉。

墙面涂成了淡淡的紫色。

淮生告诉甄意,淮如说,紫色是幸福的颜色。

甄意问及他的身体状况,淮生说康复情况很好。甄意问他需不需要钱,他摇摇头,说最近他的卡里不知道谁给他打了一笔钱。等他休息一段时间,就开始工作。

甄意莫名难过起来。淮生没有读过书,身体也不好,不论是脑力还是体力,找工作哪有那么容易?

“我要开独立的工作室了,要不,你去我那儿帮忙吧。”甄意提议。

“不用了。”淮生勉强笑了一下,很苍白,“我现在是过街老鼠,就别去影响你了。”

甄意记得,几个月前做记者采访他时,他乐观向上;而现在他病好了一半,却不会笑了。比起当初身体上的病痛折磨,如今他面临的是更要痛苦煎熬的心理困境。

窗边有一张米白色的桌子,上面摆着厚厚的十几本装订A4纸。

甄意走过去,无意翻了一下,有一本页面已经发黄,是淮如小时候的字迹。看得出那时可能不到10岁,劣质的圆珠笔,字歪歪扭扭的:

“100克西红柿,碳水化合物2538g,蛋白质0612g,维生素C2030mg,苏氨酸4272mg,胱氨酸1836mg,蛋氨酸0612mg,矿物盐……”

“蛋白质”和各种氨基酸上,用醒目的黄色马克笔涂过。

西红柿,苹果,西兰花……

蔬菜水果类,干果类,肉类,海产品类……

甄意听说过的所有食物,几百种门类,几千几万种分类。

各种烹饪方法,如何把没有口感的食物变得好吃;

特殊食品资料及烹饪方法;

尿毒症患者疗养方法;

一切的一切,变成了面前十几摞纸。窗外的风吹进来,书页唰唰地轻响。

甄意心里微微苦涩,竟有些感动。

淮生洗完了蔬菜,翻看着淮如留下的笔记,学着淮如的样子,用天平给食物称重,然后拿计算器计算蛋白质氨基酸含量。少了就加几片叶子,多了就切掉几小块根茎。

他做得很不熟练。明明只有几小样东西,却让他手忙脚乱。

甄意不禁想,淮如就这样过了近二十年,每天就这样给他做饭,毫无怨言。

她问:“你怨淮如吗?”

淮生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

“因为俏俏的死,有一瞬间怨恨她。但,对她为我做的一切,我又感动又痛心。现在我只会怨恨我自己。是我把姐姐拖累成这样,她都是为了我。”

他拿着笔在纸上记录着参数,背身对着甄意,看不清表情,声音很低,“甄记者,我就是我姐姐的病。”

甄意无言以对,想起贫穷的徐俏,一场病榨干了她的家,让她的父母负债累累,又人财两空;淮生一场病,榨干了他姐姐的人性和生命,让她泯灭良知,逃亡天涯。

“淮生,你不工作,以后该怎么办?”

“你不用担心我。”他说,“好在我看多了人和事,现在在付费网站上写小说,算是能勉强维持温饱。”

“啊,是吗。”甄意一幅很惊喜的样子,“我很喜欢看小说啊,告诉我你在哪里写,我去看看。”其实她并没有这爱好,看过的小说只有一本,还是世界名著。

淮生告诉了她,甄意记下来,暗暗决定号召她认识的人都去支持。

最终,淮生成功做出了一顿饭,看上去就非常难吃。他也一点一点全咽下去了。

甄意没待多久便离开。

出门的时候,竟意外遇见了唐羽和索磊;两人提着一大包PKU特殊食品来看淮生。

一问才知,唐裳唐羽和淮如小时候是好朋友,只不过唐裳唐羽很乖,很小就被一户人家收养了。虽然家境不富裕,但也幸福成长。

说到这儿,甄意有些累了,望着前方灰暗的公路,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口齿不清地问:“是失去双亲的孤儿比较容易犯罪吗?像淮如和安瑶。”

想了想,又补充,“或者容易成为被犯罪的对象,像唐裳和宋依。”

言格有些漫不经心。

宋依的身世他查过,和唐裳唐羽类似,孤儿,被收养。只不过她在婴儿期就被收养,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她的情况和甄意一样。

但,甄意的“父母”死得太早,她重回过孤儿院,然后再被爷爷接回去;而宋依的母亲死时,她已经独立。

至于戚勤勤,戚家的案子,重点并不在她,而是在崔菲。而崔菲的侧重点在甄意。

所以归根究底,性质是一样的。

而且,比起这些,今晚的另一件事情,更叫他心神不宁。

甄意嘀嘀咕咕了一路,见他没点儿反应,扭头,“言格,你怎么好像没听我说话?”她微微皱眉,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甄意。”他声音略微严肃。

“嗯?”

“以后不要让别的男人碰你,我会不高兴。”

这突如其来毫无边际的话叫甄意讶住,好一会儿才转圜过来,知道了他在说什么。

世界很安静,狭窄昏暗的车厢里连发动机的声音都听不见,甄意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在胸腔里,咚,咚,一点点放大。

他第一次如此直白地表达吃醋和对她的在乎,她心里涌起大片大片的甜蜜。

“诶”她娇俏地回答,听上去真乖,尾音里拖着满满的幸福,“我听你哒。”

他抿抿唇,一路板着的侧脸微微松动下来。

她重新靠近座椅里,懒洋洋地说起工作,说起工作中遇到的人,夜晚回家的归程,昏暗静谧的车厢,因为身边女孩轻柔的絮絮叨叨,而变得格外温馨。

即使后来,她歪着头,呼呼地睡去,这段路也依旧美好。

而她隐隐撒娇般的“诶我听你哒”自此便温柔地刻进了他心里。

这一天,终于安宁。

两个小时后,到她家楼下。她仍沉静地睡着,缩在毯子里,格外柔弱。

他下了车,拉开她那边的车门,见她阖着眼眸,悄无声息地熟睡着,小脸白皙,睫毛乌密,一时竟不舍得叫她醒来。

可他终究还是俯身靠近,指尖碰了碰她柔嫩而温暖的脸颊,声音极轻,“甄意?”

“唔?”她在睡梦中,听了声音,稍稍惊一下,皱皱眉,不开心地鼓起嘴,连眼睛都没睁开。

她不满地“哼哼”一声,动一动,滚个身子,别过头去了。

嗯,初步判断,如果叫醒了,起床气会很重啊……

言医生遭遇了非常棘手的问题。

他直起身,立在车边盯着副驾驶的一小团女孩,像看着一只实验对象,认真地思索半刻,再度俯身,轻轻摁了摁她头上的穴位,语气更轻缓,竟有一丝哄她的意味在里边:

“到家了,去床上睡好不好?”

这次,她软趴趴地睁开了眼睛,目光呆呆的,笔直而柔软,仿佛能看进他心底。

她懵懵的:“唔?到啦?”

他扶她起来:“能自己走吗?能醒过来吗?”

他好温柔,她真不想醒来。甄意头一歪,索性趁势扎进他脖颈间,带着鼻音软软地咕哝:“言格,你背我好不好?”

“这么大了,还要人背,你羞不羞?”他低眸看她,嗓音却醇和。

“不羞。”她哼一声,在他身上又滚又蹭,“我就是只虫子,软嘟嘟的,没有骨头。”

见他没动静,她不满地质问:“你不是喜欢我要追我吗?现在女神我给你机会,还不乖乖就范!”

“啊,这样啊。”他附和地说着,没办法似的叹气,人已蹲下;甄意揉揉迷糊的眼睛,满意了,手脚并用地爬上去趴好,骄傲地宣布:“好啦!”

他稳稳起身,将她背起。

唔,他背上的感觉还是那么熟悉,安全又牢靠,带着他特有的香味。

甄意闭着眼睛,半梦半醒,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唇角弯起幸福的笑意。沉迷半晌,忽然想起来,说:“言格,车门没关哦。”

她的鼻息喷在他脖子里,像羽毛,痒痒的。

他稍稍不太适应,想揉揉脖子,可手心背着她。

回头看,她的脑袋歪在他肩上,脸颊的肌肤在夜色中显得很轻,很薄,长长乌黑的睫毛小梳子一样安静地低垂着。

明明睡得不太清醒了,还记惦着这种事。

“没事的。”他说。

“哦,那就好。”她喃喃的,隔了一会儿,又在他耳边呼气,“言格,我要吃松仁玉米。”

“……”

又是温热的呼吸吹进他耳朵里,好痒。

言格抿了一下唇,再度停住脚步,缓一缓。

路灯迷离,树影斑驳

甄意洗完澡,睡意全无。

她裹在浴巾里,趴在沙发里,盯着厨房那边的人,两眼冒心心。

言医生卷着衬衫袖子,正缓慢而有条理地切菜煮菜。厨房的金色吊灯光打在他头发上,虚幻而美好,像童话里金发的王子。

他从没做过饭,可这人天生聪明还是怎样,没做过的东西,事先想一下步骤,便能井然有序地做出来。

一切到了他面前,他都安然而耐心地应对。

她呢,她哪里是想吃他做的菜,她想吃他的人!

嗷,她翻了个身子,吃吃地笑。

可真等到饭菜上桌,她才知肚子都饿空了。

言格头一次做饭,居然非常好吃。

甄意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不满地抗议:“真是不公平,为什么貌似男人做菜比女人好吃?我好喜欢做菜,可是难吃死了。你看你,第一次弄就这么好吃。”

“感觉像实验一样。”

他平淡地说着,盛了一碗紫菜汤递到她跟前,“我哥做饭连量杯天平滴管游标卡尺都会用上。在美国的时候,言栩特别喜欢去他家吃饭,每次都要帮他量食材。”

甄意目瞪口呆,想象了一下那种场面,暗自腹诽:你们家的娃都那么奇葩么?

甄意戳着盘子里的玉米粒,忽然想起了淮生做饭的样子,随口道:

“言格,你觉不觉得淮如出逃的事很奇怪。有手铐,有脚链,进女厕所的时候还有女警陪着。可听司瑰说,那个女警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像灵异事件一样。”

他“嗯”了一声,把玉米餐盘端到她面前,离她最近。

“言格,最近太忙我差点儿忘了。那天我问过淮生为什么想跳楼,他说他当时心情很难受很痛苦,但根本没想跳楼。也不知怎么的,醒来自己就在医院里。他甚至不记得坐过电梯上楼。”

言格低着头,淡然地喝汤,这些早在他的意料中。

“现在一想,忽然觉得所有人的死都很奇怪。”甄意咬着筷子,托腮,“唐裳,宋依,崔菲,还有自杀未遂的淮生……”

言格点一下头,示意他在听。

“唐裳和我约好见面,她听上去没有任何不对。宋依也是,她站在楼上,一开始话语坚决,可后来渐渐语速变慢,说明她犹豫了,可突然就崔菲更奇怪,还没开始审理他们家的案子,而且红豆那么小,她怎么舍得?”

甄意蹙眉,“即使不是为了红豆,崔菲也是个目的性极强的人,她只在乎她想要的,不管方式和途径,她根本不在意外界怎么看她,怎么谴责她。她不可能自杀。”

“而且,我不懂她们为什么要选择跳楼,这样去死太惨烈了。”甄意抖了一下,道,“如果死,至少选择一种不痛苦的。”

这下,言格开口了:“没有不痛苦的死法。”

甄意质疑:“我看电视里很多人选择割腕,放进水里,开出血花。”

“90的人割不到正确位置和深度,总是结痂,要一遍遍尝试,有些失血过多后,大脑缺血成植物人。”

“……”

甄意拿着筷子的手隐隐发疼,搓了搓:“安眠药总不痛苦吧?”

言格嗯了一声:“药物刺激胃部引发呕吐,呕吐液进入肺部鼻腔,引起强烈的呼吸和肺部灼烧,饱受煎熬。毒药更不用说了,抽搐痉挛呕吐大小便失禁。”

甄意一头黑线,他说这些东西的时候,怎么就不吝啬词语了?

在吃饭呐!

某人犹自不觉,没点儿醒悟,非常认真地科普:“至于溺水和上吊,你有3分钟左右肺要爆炸的感觉,知道为什么溺水和吊死的尸体死相恐怖吗?因为人被刺激得崩溃。而且……”

他迟疑半刻,在斟酌,“男性死者选择上吊,死相会更难看。”

甄意也不管还在吃饭了,立时好奇:“为什么?”

“人死后血液流向下方,尸体会出现**现象。”

甄意:“呃言格,你要想死的话,不要上吊。”

“我不会自杀。”

“嗯嗯,不管怎样,不要上吊。不然,我会忍不住想非礼你。”她说着,踢了拖鞋,光着脚趾在他小腿上抓了抓。

餐桌对面的言格手顿住,抬眸看她,沉默而又安静。

她却不管,昂着下巴,抬起脚,跟取暖似的,亲密地蹭了蹭。

“……”

言格的身体微微僵硬起来,却强迫自己恢复淡定,继续慢慢吃饭,仿佛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说:“其实,关于他们的跳楼,我有另一种猜想。”

“什么猜想?”

“催眠。”

“催眠?”甄意诧异,“你说有人给他们催眠,让他们自主跳楼?”

“嗯,之前没有往这方面想,但那次近距离看到淮生。他的确是被人催眠了。”他温静地解释,心思却忍不住往身下挪。她的小脚还挤在他的腿间,没有半点收回去的迹象。

甄意闻所未闻:“当时除了徐俏的父母,根本没有人接触到淮生。”

“极其厉害的催眠师能够在人脑里设置一个催眠点,可能是一句话,一个手势,即使后来说这句话,做这个手势的人不是催眠师,它也能启动催眠。”

一句话,一个手势?

“那宋依当时在楼顶上,谁会给她说话做手势。”

甄意一愣。

她想起唐裳死后,唐羽曾痛哭,说那段时间姐姐压力很大想退出,她说如果这样就不会原谅她;

想起崔菲死前和戚勤勤打过电话,请求她照顾红豆,请求她原谅;

想起徐俏父母对淮生的痛斥:“我不会原谅她,也不会原谅你,永远不会原谅你。”

想起那天她在广场上狂奔,在电话里喊:“宋依,如果你跳楼,我不会原谅你,永远不会原谅。”

难道是这句话?

她把这个想法说给了言格听,脸色微白:“这句话是触发点吧。可是言格,谁会给他们催眠?而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言格知道厉佑的实验,却不知该如何对甄意解释,而且,他并不希望她探寻这件事。

可,她的好奇精神总不会消减,深吸一口气,再度来了斗志:

“看来,我应该开始找找他们几个内在的联系。如果他们被同一个人催眠过,他们的生活一定有交集。”

言格没再回应。

他的饭先吃完了,刚准备放下筷子,可一瞬间,他整个人猛地凝滞住,浑身刺激得跟过了电一样。

就在片刻前,甄意的脚趾头大胆地,探寻地,往他的那个部位点了点。

他的心跳已不受控制,却竭力克制住,抬眸看向她,她一脸的兴奋,小脸像被光芒点亮,兴致勃勃地看他,像一只盯着到嘴肉肉的小狗。

这种眼神,他再熟悉不过了。

是被盯上了。他隐约发觉,她一开始看似无意地提议回家吃饭看电影,或许早有预谋;而今晚,要出事了。

言格克己地吸了一口气,手探下去捉住她滑润的脚,缓缓地挪开,放下,这才起身。

甄意的脚板心便残留了他手掌的温度,以及那个部位饱满的触感……

萦绕脚趾间,挥之不去,真是撩人心肝。唔,她已经忍不住在想把他裤子扒下来之后的景色,很大,很强,很有力!

嗷。

她超级满意,喜滋滋的,这才专心致志地扒拉饭粒。这样过会儿还有精力!

一边吃,又一边嘀咕:

“自杀这种事,真是叫人头疼。”

言格正在给她洗葡萄,听了她的话,蓦地想起那年的事,说:“甄意,记不记得,你也自杀过一次?”

“哪有?”她反驳。

喝一口汤,愣了愣,想起来了。

“乱说。那次我没想自杀好吧?我只是吓唬吓唬他们。”

他舀了一勺盐洒进葡萄碗里,轻轻道:“但好像没有人被吓到。”

除了我。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txtshuwu.com)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

猜你喜欢: 亲爱的弗洛伊德前夫高能罪爱安格尔·晨曦篇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天命新娘蛊毒死亡万花筒破云我的鬼神郎君超感应假说天师青行灯请魅惑这个NPC罪爱安格尔·暗夜篇光暗之匣丧病大学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完本推荐: 唐砖全文阅读牵手的信任全文阅读幼崽护养协会全文阅读戏子无义全文阅读仙遁全文阅读黑白谋全文阅读有女不凡全文阅读貌似高手在异界全文阅读狂仙全文阅读回到过去全文阅读千山记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酌鹿全文阅读深深全文阅读分手全文阅读学霸女神的娱乐圈生活全文阅读古典音乐之王[重生]全文阅读重生之商界风云全文阅读好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全文阅读教主走失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承包大明至尊特工武炼巅峰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梦幻西游:剧情技能有点刚嫁偶天成我在武侠世界捡属性我很乖请对我好一点武神皇庭万古大帝永恒圣帝大魔王娇养指南顷洛惊华请魅惑这个NPC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这个男主不讨喜女配想开了(快穿)神医凰后帝妃临天仙宫乘龙佳婿墨鱼先生的独家蜜宠猛卒至高主宰北斗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韩四当官一不小心就无敌啦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移动版 - TXT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