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TXT书屋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88章

甄意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灯光温馨而朦胧。她仿佛睡在夜晚的深海里,宽大,包容,有点儿清凉,却又温暖。

她扭过身子,回头望,只看到淡淡千草色的纱帘。

这是哪里?

陌生的环境,身边却萦绕着隐隐熟悉的味道。

怎么回事?

不对。她记得在早上听到言格的电话铃声,醒来却见到淮如。当时惊吓的感觉一下子回到现在。

她抖了一下。

淮如想杀她,她和淮如打了一架,可后来不记得了。她坐起来,四处张望。

她睡在一张海蓝色的圆形木低架大床上,一圈千草色蚊纱帘萦绕床边。头顶一圈乳白色的圆形内嵌灯。

有风从露台上吹过来,纱帘飘飞,像淡淡的梦境。

她掀开纱帐,床边几米开外是两道桦木拉门,画着白梅傲雪,门拉开一半,外边是迎风的露台,挂几盏栀子色纸吊灯。

露台上一张圆形小木桌,两把白色的椅子,和几株绿油油的巴西木。

更远,是灿烂的秋夜的星空。

她无暇观赏,赤脚溜下床,趿拉上拖鞋。

卧室很大,分为两段,一边睡床,一边小厅,中间隔一排原木台阶,错落有致;

甄意走下台阶,看了一圈。

月白色墙面,森木色地板,伽罗色六扇门。

美人榻,藤木书桌,花梨茶台,空间很大,装饰却不多,贵在和谐惬意;

一切低调宁静,美好清贵。

叫她讶异的是,台阶下,房间中央竟开辟了一块两米见方的草地,草叶郁郁葱葱,生机盎然,一簇簇挤头挤脑的。

草地旁的地板上摆放着一只碗口大的小鱼缸,两条细小且身体透明的鱼,像飘着两片小柳叶。

毫无疑问,这是九溪的言庄,言格的卧室。

可她什么时候来这里的?不记得了。

而且,言格去哪里了?

她拉开木扇门,顺着楼梯下去。

一楼没人,只亮着清幽的灯。

迈过门槛时不知怎么没站稳,晃了一下,脑袋砰地撞到门沿,痛死了。

甄意捂着头,龇牙咧嘴。

刚才下楼时也有点儿打晃,怎么好像肢体不太协调?她看看自己身上的绷带,蹙眉,和淮如打架伤了这么多处?

外边的庭院里亮着乳白色的纸灯,静悄悄的,只有隐约的风声吹过角落的枇杷叶子。

头顶是低垂的秋夜的星空,灿烂,静谧。她忽而就想起中学时背过的诗:“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她对这里不熟,不好意思乱跑,索性走下一步,坐在石阶上托着腮,边看星星边等言格,仙王座,仙后座,双鱼座,鲸鱼座

都是很多年前言格教她的呢。

想起当年,她说要看流星雨,放学了非不让他回家,缠着他坐在教学楼顶上等。可她这个冒失鬼记错了时间,哪里有流星雨哦。

她沮丧又自责,难过极了。

言格却说:“我教你看星座吧。”

他用那样淡然又平平的语调给她指星星,她很费力地理解和仰望,觉得真是委屈而苦恼。那些个鬼画符的点点怎么会是星座?

除了北斗七星像勺子,仙后座像王冠,双鱼座哪里像鱼了?大熊座也分明不像大熊嘛

想起旧事,甄意忍不住笑了。风一吹,她听见了夜风里的驱邪铃。

啊,她立刻起身。她睡在这里,他怎么会跑远?一定是在塔楼的书房里啊,风铃都在召唤她了。

她颠颠地跑去。上到2楼的书房,还是没有看见言格。

3楼?

她蹑手蹑脚地沿着木楼梯往上,想突然蹦出去吓他一跳。

快要靠近时,隐约听见了言母的声音:“上次拿刀伤了你,太危险了。另一个也出现了,之前就窜通那个精神病伤害你,下一次她的刀就对着你了。”

声音太轻,甄意并没听清楚。

想听言格的声音,他却没搭话。

“天天地闹腾,你看你憔悴成什么样子了。以后呢,要拿命给她耗吗?”

言格清淡道:“她已经好了。”

“是颗定时炸弹,随时会爆炸,到时伤得最惨的还是你。”

言格声音更淡了:“我现在很忙。”

在赶人。

没声音了。

甄意不好意思偷听,隔得比较远,只听到言母声色不好,而言格漫不经心地搭理。

很快,脚步声过来。

甄意一惊,赶紧退后几步,跑去下一层,装作才来的样子。可言母早已瞥到她逃窜的身影。

走去下一层,言母脸色愈发不悦。

看着甄意茫然忐忑,忘了一切的样子,想想3楼火烧后的狼藉,想想这几天她在院子里的尖叫哭闹伤人自残;以及言格夜以继日的安抚都不能让她平静,甚至对言格施加伤害

她心里真是

言母竭力平息胸口不稳的起伏,眼神却掩饰不住锐利和不喜,直接道:“甄小姐,女孩子不要随便到男孩子家过夜。”

甄意稍稍一愣,赶紧解释:“我和言格是男女朋友了。”

“订婚了吗?”言母问。

甄意一梗,想了半晌,后知后觉地脸红了。她被嫌弃行为轻浮送上门了吧。

“阿姨,”她没什么底气,“你是不是讨厌我?”

言母忍了忍,吸着气转身下楼,自然无法说她精神有问题,说她害惨了她儿子,只冷漠道:“讨厌说不上,只是觉得你配不上言格。”

甄意惊怔。心里像利刃刺过,戳心肝地疼。她原以为言母对她是一般母亲的抵触,可没想她从心底看不上她。

她配不上言格?

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只因为喜欢,就欢腾地追随。当年学校很多人也这么说,甄意疯疯颠颠的,成绩那么差,配不上言格呢。

可那样的闲言碎语,她从不在乎,也远远没有言母此刻这一句伤人。

她终究静了下来,垂着眸说:“我不觉得我配不上言格。”

“虽然希望您喜欢我,但我也无法因为您对我的看低而去改变自己原来的样子。我会把您当长辈尊敬,但很抱歉,我不会因为你不喜欢而离开言格。”

言母头都没回,拿背影和她说话:“谁是你的长辈?”

甄意又是一怔,她说话可谓是句句刺心。她心里负着气,一时忍不住,反驳般地问:“意思是您希望我不用考虑您的感受吗?”

言母缓缓下楼,声音仍是优雅:“就冲你这一刺就怒,一激就失控的教养”

后面的话没说完,甄意脸却红了。

“甄意。”言格不知什么时候来了,站在上一个楼梯的拐角,脸色微凉。

甄意一吓。

他一定都看见了,她不礼貌,被他母亲训斥,今晚的丢脸在这一刻登峰造极。

她忐忑地看他一眼,又垂下眼睛。咬着唇不吭声,委屈,却不敢回答。

他太安静了,她有些怕。

怕他生气,或者,他已经生气了。

“你过来。”他似乎命令。

她嘴唇颤抖,硬着头皮缓缓走上楼梯,心底无助,悲哀,委屈,想哭。

她蔫茄子一样耷拉着头,杵在他跟前。

言格抬起她的脸,眉宇间笼着极淡的阴霾,另一手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给她擦拭额角。她刚才撞到了门。

怕她疼,竟无意识地轻轻给她呼气。

甄意呆一秒,眼泪夺眶而出,砸在他手心,滚烫的。言格倒怔愣了一下,脸色瞬间柔和下来,说:“破了一点皮,这有什么好哭的呢?”

她瘪嘴,声音很低,仅限他听到:“哪里是因为这个。”

低眸一看,楼梯下,言母早已离开。

言格道:“如果是因为母亲,也不需要哭。”

“她很不喜欢我。”

“没关系,她也不喜欢我。”

甄意不太明白:“什么?”

他淡淡道:“她比较喜欢言栩。”

甄意不做声了,他的表情是不想过多讨论的样子。

她望一眼三楼,问:“那里像有什么东西糊掉了,好像是烧纸的味道。”

他自若地说:“昨天有只青鸟飞进来撞倒蜡烛,起火了。”

甄意顿觉惋惜:“那里面有好多书的!”

言格想着她的脚伤,扶着她往下走:“没事,都是练字的字帖。”

“哦。”她还是遗憾,“即使是练习,留着也是记录啊。”

再次回到言格的卧室,甄意第一件事便是扑到床上,在被子里枕头上言格的气味里打滚。把被子捣鼓成一团,紧紧抱住,充实地盈满整个怀抱,脸蛋凑过去欢喜地蹭蹭。

言格看她毫不停歇地动来动去,莫名想,她这样蹭蹭是为了把自己蹭上他的味道吗。

床顶上,灯光朦胧,洒在她身上,像遥远的梦境。如果可以,他真希望她一直像此刻这样,快乐无忧,永远不要知道那些黑暗与悲伤。

可是,他依然又是相信她。相信她瘦弱的骨子里有抗争一切的勇气和力量,能够坚强面对,永不屈服。

母亲说,不要他和她在一起,说她会伤害他。不是啊。

她现在只是生病了。

8年前,她追逐他的那4年,是他在生病。那时,是她一直在迁就和包容。那时,是她在照顾。

现在,她生病了,他当然也会照顾她。决不放弃。

累吗?他不觉得。

当年,她喜欢上一个冷漠封闭的人4年,她累吗?

过去,世界都说照顾我很累,你说没关系;所以,现在,世界都说照顾你很累,我也说没关系。既然我们都有缺陷,就抱在一起相互取暖,用不分开吧。

她滚了一圈,渐渐消停,扭头望他,忽然就严肃起来:

“言格,你是不是给我催眠了?”

他心里一咯噔。好几天的事情一并忘记,的确太显眼了。他想着准备好的理由,可下一秒,甄意就板起脸质问:

“你说,是不是你按捺不住,用什么催眠手法把我弄晕,然后把我搬到你床上对我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言格:“”

他转身走下小阶梯,去倒茶。

甄意从床上溜下来,跟着他跑,这次换了语气:

“是淮如吧,出什么事了?”

“嗯。”言格立在茶台边倒水,“她坠楼死了,你受刺激情绪失控,我只好先把你带回来。”

这样的解释,甄意接受了。

可是,疑惑啊,她似乎一到关键时刻,记忆就会出问题。这种情况之前也发生过好几次。怎么回事呢?

“是你一直在照顾我吗?”她探头问。

“嗯?”这问题出乎他意料,以为她会先问淮如的事。

“我看你憔悴了好多,像没有睡好。”她微拧眉心,语带担忧。

“没,你一直在睡觉,也不需要照顾。我只是因为工作忙两头来回跑而已。”他揉了揉眉心。

“这样啊。”她呼了口气,却见他手腕处有伤,拉过来一看,好长一条口子,心疼道,“怎么回事?”

他不以为意:“医院里有病人失控,不严重的。”

“哦。”她还是忧心,“现在发现你的工作好危险啊。”

他稍稍一愣,继而道:“没你的危险吧。淮如都找你复仇了。”

甄意叹气:“可我不记得当时发生的事了,真相是什么?”

真相。给她催眠的时候,他试着探索过。可甄意不记得,那部分记忆可能在甄心那里。

他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报纸给她。

甄意接过来一看,她成了嫌疑人,目前潜逃?

“真相只有你知道,可你受了刺激想不起来。之前情绪很激动,我只好让你在这里休息,等你准备好了”

他顿了一下,话没说完。

甄意却很明白:“等我调整好状态,就去解决这件事吗?言格,我现在就准备好了。”

她望着他,语气坚定:“我不知道是什么刺激让我忘了当时的事,可我一定不会杀人的。我不要做什么潜逃的嫌疑人,我要去把这件事弄清楚。”

对她的决定,他丝毫不意外,

“好,明天我陪你去。”

她接过他手中的茶,慢慢喝着,问:“言格,我觉得我是不是老年痴呆了?”

“怎么说?”

“总是有些事情想不起来啊。难道我精神脆弱,一受刺激就忘记?之前在表姐家是这样,在法庭后见戚勉也是这样,林警官死的时候又是这样,淮如死还是这样。”她拧着眉,“我的记忆怎么那么零碎?”

他没回答。

“能不能用催眠帮我想起当时的事情来?”

他还是没回答。

只怕该想起的想不起来,不该想起的却

他抿了一口茶,把杯子放下,说:“等去警署了解情况了再说吧。看看警方的意见。”

如果真的到了需要唤醒记忆的地步,就所有的记忆一起唤醒吧。虽然会是再一次的刺激和伤害,但这次有他陪着,还有他刻在她记忆里的缓冲带,她一定可以渡过精神危机。

“唔,好。”她用力点点头。

因为下定决心,所以心情反而放松下来。

她转头见窗台上有洒水器,想去拿来给草地浇水;不想言格忽然问:“想看星星吗?”

“诶?”

她还没正面回答,他已抬手关了灯。

卧室陷入黑暗,中央却出现了一大束白蒙蒙的月光。

甄意惊讶,原来屋内的草地顶上屋顶上方,嵌着一块大玻璃。现在是夜里,可以看见山中璀璨的星空。

白月光如同一帘圆形的纱帐,甄意走进月光里仰望,上头的夜空

“好美啊!”她躺在月光纱帘绿草床上,挪了一下,“你快过来呀!”

言格过去,躺在了她身边,一起看星空。

这样的场景,他想过很多次。每个有月光的晚上,都会怀念。

今天,算不算得偿夙愿?

“好漂亮,这样的星空,我看一辈子也看不厌。”她内心盼望而兴奋。在好多地方看过星星,却从没在卧室里的草地上看过。

四周一片黑暗,只有这一束月光。

星空在她眼中不再是浩瀚辽阔的,而是有边有际的圆形,像黑暗中一盘闪闪发亮的碎钻。

躺在这下边,如果是下了雨,看雨水铺天盖地砸下来,也会美得惊心动魄吧。

甄意深吸一口气,已经被这般的夜色撼住,她唇角含着笑:“言格,我想住在你这里。”

不由自主地,他轻轻屏住了呼吸。

而她望着天空,漂亮的眼睛里盛满星光,幸福地憧憬,

“如果你的床换成大红色,一定很好看。圆圆的大大的,红被红床红纱帘”

言格深邃的眸子里月光涤荡,睫毛一垂,遮了过去。月光下白皙清秀的脸颊上却浮起极淡的红色。

嗯,会很美。

如果甄意睡在里面,会更美。

身旁的人停一秒,语气憧憬起来:“啊,在这种地方睡觉,每晚都会甜甜蜜蜜的吧?”

“”

甄意抿着唇笑,隔了一会儿,又重复:“言格,我想住在你这里。”

“真的?”

“当然是真的。”她扭头看他,不想两人之间刚好隔着一株蒲公英,白绒绒的羽毛,近距离放大,像一团圆圆的烟雾。

朦胧的蒲公英后边,他也扭过头来看她。月下他清黑的眼睛比蒲公英的梦境还要美好,问:

“住一辈子呢?”

“我说的就是一辈子。”

她瘪瘪嘴:“一辈子算什么呢?言格,如果你能活一万岁,我也会喜欢你一万年,想和你在一起一万年。”

她眸光闪闪,咧嘴一笑,忽的用力一吹。蒲公英种子如礼花般绽开,四处飞舞。

他微微眯上眼睛,躲避着蒲公英扭过头去,不经意间,唇角极轻地弯了一下。

“啊,言格,你笑啦!”她惊奇地坐起身,眼睛里含着不可置信的愣愣的喜悦。言格会笑了啊。

他躺在草地上,拿手背遮住了眼睛,手心落了一枚蒲公英种子。听她这样夸张的语气,他又不可抑地弯了弯唇角,很浅,却如和风霁雨,月朗星稀。

她再度痴迷。身随心动地扑去他身上,深深吻住了他的唇。

言格,是谁说,如果想让你爱上我,就让你笑吧。所以,我做了好多事情想让你开心,让你笑。

可为什么你一笑啊,明明就是我爱上了你。

第二天早上9点半,言格开车把甄意送到警署。来之前打过电话,所以案子的主要负责人都等着了。

司瑰一见甄意,立刻上前问了她的近况,见她好好的,也就安心了,又压低声音:“你是自我防卫对不对?”

甄意歉疚道:“我并不记得了。”

言格则递给司瑰一份文件夹:“这是甄意案发当天的伤情鉴定。”

那天带甄意回深城之前,言格早做准备,请HK医院的医生做了鉴定,并刻意略过了她在街上和精神病医院里受的伤。

司瑰翻开看了一眼,勒痕,割伤,淤青,内伤

她走去季阳和陈队身边,低声说给他们两人听:“这足够让甄意判定淮如想杀她,符合合法杀人。”

季阳却说:“司警司,由于当事人是你的好友,这个案子的审讯调查阶段需要你回避。”

司瑰一愣,把文件夹交给季阳,看甄意几眼,走了。

甄意才知这案子的社会影响力只怕很大。估计社会上已闹得沸沸扬扬。

上月的那两场官司本就引人注目,而这次不管是淮如报复甄意,还是甄意杀死淮如,都太劲爆。

季阳从电话里了解了大致的情况,不问甄意,问言格:“你知道甄意和淮如之死有牵连,为什么不及时带她来警署?”

言格平静道:“她是我的病人。她受了刺激短暂失忆,且情绪激动。如果带来警署审问,会加剧对她精神的刺激。”

季阳一张扑克脸,看不出究竟是信还是不信。

他转而看向甄意,问了她几个问题,大致是如何发现淮如,如何和她打起来,如何看她坠楼的。

甄意一五一十地回答,后面想不起来的,则说不记得了。

季阳仍旧不露声色,只在问话结束后,加了一句:“甄意小姐,你愿意配合我们进行测谎吗?”

甄意稍愣:“你是说测谎仪?”

“对。”

甄意垂眸想了想,点头:“可以的。”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txtshuwu.com)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

猜你喜欢: 请魅惑这个NPC青行灯超感应假说前夫高能蛊毒亲爱的弗洛伊德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死亡万花筒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丧病大学天师光暗之匣我的鬼神郎君罪爱安格尔·黎明篇天命新娘罪爱安格尔·暗夜篇破云
完本推荐: 光暗之匣全文阅读穿越之修仙全文阅读在劫难逃全文阅读全世界都想和我做朋友[快穿]全文阅读传奇纨绔少爷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奸雄全文阅读九死成仙[重生]全文阅读尼罗神归全文阅读第一战场指挥官!全文阅读总有颗星星在跟踪我全文阅读重生成猎豹全文阅读独占成婚全文阅读狂仙全文阅读我得逃个婚全文阅读最强男神(网游)全文阅读神棍档案全文阅读少将修真日常全文阅读跟男神离婚以后[娱乐圈]全文阅读千金裘全文阅读受益妃浅:腹黑世子痴傻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小书生一秒沦陷第一序列嫁偶天成赘婿无垠大符篆师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武神皇庭诡秘之主史上第一密探都市剑说临渊行被炼化成鬼仆的穿越者我的房分你一半塔防大雪地小阁老这个男主不讨喜我在精灵时代造神盛宠之名门婚约次元经纪人农门娇俏小厨娘泡泡老师有点邪苍穹之上坤宁吾家娇女乘龙佳婿我!开局就是大导演开天录权势熏天不及粗茶淡饭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移动版 - TXT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