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TXT书屋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89章

季阳打开门,对坐在走廊里的甄意说:“可以了。”

“嗯。”甄意起身,刚要走过去,言格拉住了她的手腕。

她身子一顿,疑惑地回头看他:“怎么了?”

“没事。”言格说,大拇指却习惯性地轻轻摩挲她的手背。

警司们都看着呢,甄意心弦微颤。

他眸光清澈:“甄意,不要怕。”

她好笑,刚要说我哪里会怕?

却听他话未完:“我在这里。”

她心里“咚”地一下,热乎起来,遂软了声音,带了点柔柔的撒娇:“知道啦。”又俯身凑近他耳边,软乎乎地说,“言格,你现在越来越像一个男朋友了呢!”

言格稍愣,脸微红地抿了抿唇,松开她的手。

甄意走到门口,进去时,回头对他笑了。

审讯室里只有季阳和一位不认识的女警司,女警司面无表情地给她戴上呼吸脉搏心跳各种传感器,丝丝凉凉地贴在她的肌肤上,还真有些不适。

甄意恍惚忆起了看宋依还有安瑶测谎时的情景。

一切准备就绪,季阳按照惯例先给她解释测谎仪的工作原理。

测谎开始。

季阳和言格一样,问问题没有任何情绪。可两人气质很不同,言格平淡内敛,季阳却锐利外放。

“你的名字?”

“甄意。”

“职业?”

“律师。”

“先做个测试。不管我问什么,你都回答是。”

“是。”

“之前做过记者吗?”

“是。”

“做过医生吗?”

“是。”

“做过警察吗?”

“是。”

“做过老师吗?”

“是。”

季阳看着图谱仪,观察甄意说实话和撒谎时的各类曲线和数据,心中有数了。

“好了,正式开始吧。”季阳官方地说着,抬起眼皮看她,“你和言格医生是男女朋友?”

头一个问题就叫甄意懵了一下:“这种问题和案子没有……”

“回答!”他打断。

“是。”狐疑的眼神。

“你讨厌杨姿?”

“你的问题……”甄意皱眉,隐隐觉得这个测谎太诡异了,难道不是提淮如被杀案的细节吗?

“甄大律师,希望你在接下来的测谎过程中,只回答是与不是。”季阳语气严厉。

甄意憋住气,沉沉道:“不是。”

“你喜欢这个朋友?”

“不是。”

“你们是相处超过10年的朋友?”

“是。”语气缓缓。现在听到这句话,她顿感唏嘘。

“你认为,你们喜欢同一个男人?”

“……”她抬头,不满地蹙眉,他怎么揪着杨姿不放?还总问私人问题。

反感道:“不是!”

季阳瞟一眼图谱仪,特地提醒她:“说谎了。”

甄意眼瞳微敛,心思转了一圈,这次的盘问,不仅仅是配合那么简单。

不能这样被他带动情绪地控制住。

她暗暗提醒自己,不动声色地深呼吸一下,打起12分的精神,也不急了,平静看他:“这和淮如的死有关系吗?”

季阳眸光幽深,盯她几秒,继续:“你们在工作上有竞争关系?”

“是。”

他这些问题太微妙了,不能不警觉。甄意一边回答,一边分析他的问题结构。

“和一个比你漂亮的女生做朋友那么多年,会不会嫉妒?”

“不会。”她非常淡定,已经不肯露出任何情绪了。

季阳看了一眼图谱仪,那上边没什么动静,转而问:

“林涵的死让你很难过?”

“是。”声音微微低下去。

“看见他被人挖心而死,你很痛苦?”

“是。”

甄意心情沉闷,可理智的思维并没有停歇,脑袋直接把这两个问题翻译了一遍:你是不是怨恨淮如。

果然,很快,季阳问:

“你非常怨恨淮如?”

甄意表情纹丝不动。一段问题一段问题的分析,事到如今,她已经可以把季阳这一串的问题和背后的意思都串联起来了。她心中冷笑,事先倒真没想到他们竟会有那种想法。

季阳追问:“你非常怨恨淮如?”

“是。”

“你想杀她?”

“不是。”

季阳换了个说法:“你想给淮如审判?”

如此小儿科,甄意哪里会上当?

“自行审判吗?没有。”

她的确难对付。季阳沉默半刻,瞟一眼图谱仪,心跳,呼吸还是正常。

又问:“你很喜欢言医生?”

“是。”蹙眉。

“你给了他一把你家的钥匙?”

“是。”甄意垂眸,觉得莫名其妙,心里猜测着这个问题的意义,但季阳很快问了下一个。

“你们家的钥匙有两把?”

“是。”甄意已经猜出他接下来会问的两个问题。

“还有一把在你自己手里?”

“是。”

季阳停了一秒,说:“警方排除了淮如从窗户进入的可能,而且没有撬锁。她是怎么进去的?”

“这应该是你们警察调查的问题吧?”甄意早有准备地摆起了扑克脸,彻底一副律师的姿态。

季阳问:“是不是你开门让她进去的?”

她已洞悉季阳的套路,抬起眸,淡淡地,“呵”了一声,说不尽的轻嘲。

“回答。”季阳语气严苛。

“不是。”冷硬。

屏幕上的曲线一切正常。

“你觉得淮如是去杀你的?”

“是。”眼神流露讽刺。

“根据伤情鉴定来看,当时,她勒了你的脖子?”

“是。”

此刻,甄意无比庆幸,言格在她没有知觉的时候,帮她做了伤情鉴定和照相。

他做事从来缜密细致,从来叫人放心。

此刻一想起他,她便觉得心安,底气多了不少。

“你也勒了她的脖子?”季阳问。

甄意沉默了,不是想撒谎,而是不动声色地迅速思考了季阳接下来要问的。一秒钟的高速思维后,缓缓道:“是。”

“在当时,你想杀掉淮如?”季阳第二次问这个问题,这次,加了一个时间定语。

甄意微眯着眼,不做声。作为律师,她很清楚这个问题不能回答。

“在当时,你想杀她吗?”季阳加重语气重复,几乎逼问。

甄意瞟他一眼,目光凉淡带点儿挑衅。呵,她哪里是经不住吓唬的?

她稍稍昂起下巴,淡淡道:“在当时,我想反抗,想自我保护,让她停手。”

季阳沉默,果然是律师,文字游戏比谁都玩得好。

心跳呼吸等所有参数都正常。季阳突然换了问题:

“你出现在杨姿的案发现场是因为你要上去关灯?”

“是。”

“你走的时候没有关灯?”

“不记得了。”实话。

季阳敦促:“认真想一下,究竟有没有关?”

“没有。”

有一条线起伏不正常。

季阳眼神一挪,又看回来,可以提醒:“撒谎了。”

甄意倒也不慌不忙,反应极快地从容道:“看来潜意识里是关灯了。可自己忘记了。”

这句话说完,图谱正常。

季阳继续,“你上楼后接了奇怪的电话?”

“是。”

“我们查到这个电话和你一直有联系。”

“是。”对这个问题,甄意觉得棘手,但脑子也飞快转了一圈尽力做好准备。

“那个电话只给尹铎检控官打过一次。”季阳道,“你和尹铎监控关有矛盾吗?”

甄意一眼看出这个问题想挖掘的信息:她有没有动机陷害尹铎。

她抬眸:“没有。”

“在地铁围殴孕妇案子里,你希望施暴者都判死刑?”

唔,很好,要引向郑颖了。

“不是。”呼吸,心跳,皆正常。

“你认为郑颖应该受处罚?”

“社会服务令或者少管所。”甄意说。只回答“是”,可就把“死刑”包含在内了。

“你知道她来香港来,和尹铎联系过吗?”

“不知道。”

“你们都参与了这个案件,尹铎没有和你交流过这个细节?”

“没有。”脉搏,血压,正常。

“我们调查过,你接陌生无源头电话的频率很高?”

“是。”

“和你联系的那个人,你知道他的信息吗?”

“不知道。”摇头。

“不知道?”重复。

“是。”

“和你打电话的人确实存在吗?”

“什么?”微微眯眼,不可以死。

“存在吗?”

“当然存在!他不是给尹铎打过电话吗?”

季阳意有所指:“现在有种变声器,可以把女人的声音变成男人的。”

甄意平静地吸了一口气,沉默。

问到现在,都没有什么进展,季阳索性抛开了:“甄律师,是你伤害了杨姿,然后装受害为自己洗脱嫌疑吗?”

“不是。”她早猜到季阳要问什么了,无非是害杨姿,杀淮如,拖尹铎下水。

他盯着她的表情,问题继续尖利:“甄律师,是你约淮如去你家,杀了她,把一切嫁祸在她头上的吗?”

“不是。”无语,不屑。

问了最尖锐的两个问题,可甄意根本没有暴躁失控,也没受刺激。

图谱仪上没有起伏,但季阳很清楚测谎仪的准确度,他也相信甄意是那种内心强大到可以躲避测谎的人。

他不相信她,可他也没有更多可以攻击的点了,因为全都给她化解掉了。

“给你打电话的那个人是谁?”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一个不知道的人,你会和他联系那么长时间?”

“是。”

“你和一个嫌疑人联系那么久?你觉得我们能相信你不可疑吗?”

甄意看他半晌,笑了笑,竟说了句:“爱信不信。”

“你和他怎么认识的?”

“电话打错了认识的。”她散漫地说。

而图谱仪上几条线剧烈起伏。

“甄律师,你在撒谎。”

她哼笑一声,来了句:“撒谎又怎样?”

此刻,她已经完全不当回事了。

季阳反而一愣:“请你配合。”

“配合什么?”甄意扬眉,不耐地打断。在季阳提出那两个重磅问题时,她就不想配合了。

“季警司,有什么问题找我的律师去好吗?请你记住,在你能证明我有罪之前,我都是无罪的。你的测谎游戏,我不想配合了。”她淡淡而冷冽道,“现在可以把这些东西从我身上解下来了吗?”

季阳深深拧眉,她半路反悔,他也没办法,思索半刻,叫女警官帮甄意解开传感器。图谱仪上的多个线条开始一条条消失,1,2

季阳观察着,看甄意低头看女警察拆传感器,忽然问:“那个人是你的朋友吗?”

甄意不理。

依次消失的图谱仪线条上没有异常。

“那个人是你的亲人吗?”季阳死揪不放。

甄意仍旧不理,等着女警察拆她腹部的传感器,显示屏上还是没有异常。

“是你朋友的朋友吗?”季阳穷追不舍。

无异常,图谱仪上的线条越来越少,只剩了手指夹。

“是你亲人的朋友吗?”季阳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

手指夹抽掉,图谱仪上最后一条线消失了。

室内一片安静。

季阳却下意识握了握拳头,因为,就在刚才,他看见最后一条线往上冲了

甄意心情不太好,被人怀疑杀死郑颖和淮如,侵犯杨姿,陷害尹铎,她难免心里烦闷。今早出门前,她在洗手间里给姐姐打电话,没人接。

最近都没人接。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甄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手扶住门把的瞬间,深吸一口气,调整好心情,才拉开门。却撞上了尹铎。

他也是来接受测谎的。看到甄意,他很抱歉的样子,说:“连累你了。”

甄意讶异:“怎么这么说?”

尹铎道:“因为卫道者的案子,他们都在怀疑我。而杨姿的事情发生后,我觉得陷害的痕迹太明显,我跟警方说一定是有人在陷害我。可没想到,他们找到你头上了。甄意,我知道一定不是你。”

甄意摆摆手:“没事啦,放心,我们都不会有事。”

她轻轻松松地走出去。

走廊里,言格还在等她:“怎么样?”

“没事啊。”甄意耸耸肩,“你不是帮我找律师了吗?交给律师吧。如果没有充分的证据,都无法开庭。应该不是大事。”

“嗯。”

她拉上他的手:“走吧。”

才拔脚,便发现杨姿从另一间审讯室走出来,精神不太好。

甄意想起季阳问的那个问题,不知为何有些难受,和言格说了一声,便朝她走去:

“杨姿。”

杨姿停下,面无表情地看她。事到如今,两人其实比陌生人还冷漠了。

甄意在她冷酷的目光里,心生感慨,说:“对不起,上次在案发现场,我太激动了。竟会和你吵架。”

“为什么不能吵架呢?”杨姿反问,“因为我可怜,需要同情,所以不能吵架吗?”

她说话太酸刻,甄意也没较劲,只道:“希望你好好的。”

“我很好啊,甄意。一开始你们说是催眠,我还能接受;现在陈sir说,是淮如用假的东西切,你们就这么想羞辱我?

我很清楚,和我发生性关系的是一个男人,真正的男人。警察不信,睁眼说瞎话,可我非常清楚。”她目光飘向甄意身后,“他真聪明,用这种方法给自己洗脱。”

听她这样提及言格,甄意的神经又刺了一下。她闭了闭眼,忍住了:“杨姿,你不要这么”

“甄意。”杨姿语气居高临下,打断,“假的东西会在我的身体里变软变小吗?”

甄意无法回答。

她轻轻凑近甄意的耳朵,目光却越过她的肩膀看着那边的男人:“我给他做过口交,我知道那是真的。”

甄意恶心,立刻后退一步。

杨姿见状,满意地笑了:“我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以后,就让我一直膈应你吧。”

在这个问题上,甄意什么也不想说了,怕自己控制不住。便只问:“你是不是私自配了我家的钥匙?”

正巧季阳几个经过。

杨姿蹙眉,冤枉道:“甄意,我怎么会有你家的钥匙呢?我见都没见过。”

甄意扯扯嘴角,只能呵呵了。那段时间杨姿工作忙赶不上地铁,多少个晚上住在她家。她特意给过她钥匙。

她知道无法理论,刚要转身离开,却见卞谦从前边一个房间里出来。甄意记得,他已经来警署工作了。

杨姿瞪甄意一眼,走了。

卞谦看甄意气得脸红,走过来,又回头看看杨姿远去的背景,大致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安慰:“算了,她也是犯幻想,别和她生气。”

甄意一听,更生气。杨姿天天来警署闹,说警察包庇言格,估计警署上上下下都知道了。

甄意道:“你也不给她辅导辅导,劝劝她,让她别这样了。”

卞谦叹了口气:“我已经试过一次了,可她太固执。”

言格立在不远处,听见了他们俩的谈话,注意力停留在卞谦对杨姿的情况描述上:“犯幻想”,“太固执”。

或许卞谦已经给杨姿诊断过,所以知道杨姿没有被真人侮辱,而是幻想;

而以卞谦的能力,要劝服杨姿不难,可为什么杨姿如此固执地一次次来闹事?

还想着,甄意走过来了,不太开心,拉着他的手快步离开,步伐太快,言格反握住她的手,稍稍用力,把她拉回自己身边,让她缓下来。

“在生气?”

“也没有啦。”她一愣,低下头,“现在是真的觉得杨姿可怜。”

“怎么了?”

甄意迟疑,杨姿那种露骨的话和描述,还真不知怎么开口说。

这时,迎面走来了淮生。

甄意刚准备问你怎么在,又猛然想到,淮如死后,法医会给她做尸检。

而淮如是从她家阳台上摔下去的。她不知该不该打招呼。可淮生看见了她,朝她走过来,眼睛红红的,脸色也憔悴:“甄律师。”

“淮生,节哀。”

“我知道。甄律师,我知道你是不会杀我姐姐的。对不起,我姐姐又害了人,还去给你添麻烦。”他眼睛里浮起泪雾,“可姐姐她其实也很辛苦。对不起,请你原谅。”

甄意难过又心疼,淮生有这个让他爱却让世人恨的姐姐,他比谁都矛盾而煎熬。

“淮生,也是我没处理好,没救到你姐姐,也请你原谅。”

淮生抬起手臂,拿袖子蹭眼泪,捂着眼睛哽咽:“一个人在外面逃亡太可怜了,或许会过得更堕落;终身监禁也会被监狱里的人欺辱,现在这样她死的时候应该没有长久的痛苦。”

甄意看见淮生的手,惊问:“你手上怎么会有那么多伤?”

淮生拉上袖子,愈发悲哀:“姐姐不在了,自己做饭,总是会被烫伤。”

言格默默看着,微微皱了眉。烫伤?不止,还有隐约抽打或是勒到的伤痕,密集而种类繁多。奇怪。

甄意听了难过,又问候他几句,问起他的小说,得知他一直在写,可以养活自己,才分别。

出警署的时候,变了天。狂风吹得她心都有些发凉。

回深城的路上,甄意睡在后座,头枕在言格腿上。

“你说我这两天都在睡觉,怎么还是觉得那么困?”她闭着眼睛,精神不太振奋。

言格不回答,低着头拿手抚摸她的脸,手指与脸颊之间的温度细腻而柔软。

他最是懂她,她喜欢肌肤间亲密的接触,他抚摸几下,她心里不耐的情绪便消弭下去,变得安宁。

而他又何尝不喜欢此刻的亲密与信赖。

“甄意?”

“嗯?”

“他们怀疑你了?”

甄意闭着眼睛睡觉,不搭话;隔了几秒,却一下扭过身子,略带委屈地抱住他的腰身:“嗯。”

想在他面前装作没事,却还是被他一眼洞悉。

她的脑袋已紧紧埋进他的腰腹,看不清表情了。他稍顿一下,继续抚摸她的头发:“警察们只是例行公事,你不要难过。”

她发声模糊不清:“唔。”此刻,他手指在她发间抚弄的感觉那样的私密而宁神。

他清润道:“如果是甄意,一定可以解决,一定不会有问题。”

她仍旧埋头在他腰间,唇角却忍不住绽出大大的笑颜。

他一安慰,她就治愈了。

他笔直地坐着,不知是不是因为外边的太阳,他白皙的脸上有一丝微红:

“甄意。”

“嗯?”

“你的脸压在那里了”

“”她一动不动,紧紧搂着,“我知道啊。”

甄意原本打算留在HK,可言格邀她再次回去他家。便再次回去了深城。

细草铺毡,繁花糁径。木舍三楹,花木四合。

一下午,甄意裹着毛毯躺在楼阁外露台的摇椅里,琵琶树下,偶尔合眼睡觉,偶尔睁眼望天。风很大,甚至能吹动她的摇椅,晃来晃去。

神思都变得散漫了。

气象预报说,罕见的秋冬风暴要登陆HK城了。森林落木萧萧无边,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

如此自然大势的时刻,就应该待在最亲近自然的地方。

言格在屋内写字,偶尔看她睡着,便再拿一条毛毯出来给她加上;偶尔看她醒着,便端一杯热茶给她;常常只是走到门口看她一眼,看她在风里发丝狂乱睡颜却安静,看她还在,又拔脚返回了。

来回数次,甚至可以站在门边看她几十分钟,无只言片语,唯有眸光深深。

夜里吃过晚饭后,言格要去塔楼的书房里找资料。甄意洗完澡,裹了他的浴袍,跟着他一起去。

到了晚上,山风更大了。在楼外盘旋呼啸,塔顶四角的驱邪铃永不停歇地叮咚作响,和着风声,像交响曲。

言格在一壁的书架前找书,甄意则悠闲地背着手,踱着步子四下张望。

他的书房很多,卧室里一个,卧室楼下一个,这塔楼里还有两个。上边3楼貌似着了火,2楼安然无恙。

灯光柔和,烛火温暖,外边风声很大,这里却像最温柔的避风港,还有他立在书架前清秀挺拔的背影。

甄意四处看看。

这个书房里似乎专放古籍。书页的泛黄程度已不可用岁月来形容,只怕得说历史。草纸,牛皮纸,卷轴,木简,甲骨,铭文

哪一本拿出去都是价值连城啊。

甄意满心敬畏,望着那些经过现代技术修复保养的书籍,竟不敢轻易触碰。好不容易瞅到一排只有指头般粗细的皮质卷书,拿出一个来小心翼翼打开。

这材质,又轻又薄,手感细腻清凉。呃,里面鬼画符一样,看不懂。

“这是什么?”她问。

言格回头看一眼:“大般涅槃经。”说完,回过头去了,过半晌,道,“那是人皮书。”

人皮?

“”

甄意双手捧着把它放回去,悄悄在心里说了几句安慰的话。

走几步,又见一排竹简卷轴,锦巾上毛笔书写着“言氏家训”。

甄意来了兴趣,拿起“治身”一卷,打开看:

“礼云:傲不可长,欲不可纵,志不可满,乐不可极。宙宇可臻其极,情性不知其穷”

干枯的竹片,风干的墨迹。

她捧它在手心,仿佛看到了一个钟鸣之家上千年的礼风遗存。

她愈发小心谨慎地把它收好,轻手轻脚放回去。这一屋子的古籍对她来说,无疑太过深奥。她又踱步到言格的书桌前,却见桌上一本清代的聊斋志异。

有经常翻看的痕迹,还有他隽永的笔记注解。

甄意想笑。这家伙平日里清雅正派,私下也爱看书生与狐仙鬼妖的情爱。一想到他正经着脸看书中男女卿卿我我,她忍不住笑出声。

屋外风声呼啸,屋内却格外静谧,她这一声笑真像玉珠子落在地上。

言格回头见她捧着聊斋痴笑,看她半晌,也不知在想什么,唇角竟极细微上扬,又回过头去了。

她翻看着书中笔记,问:“言格,你最喜欢哪篇?”

他早料到她会问这话,眸光渐深,答:“婴宁。”

“婴宁?”甄意翻到那一页,快速浏览下来,渐渐看到他划线的地方,不禁念出声,“然笑处嫣然,狂而不损其媚,人皆乐之孜孜憨笑,似全无心肝。”

她从书里抬眸:“诶?她这么爱笑?”

这次,言格转过身来了,手落进兜里,背靠在书架上,隔了一室的盈盈烛火望她。其实,他意有所指:

“嗯,她挺爱笑的。”

甄意却不知:“我听说,聊斋里最爱笑笑声最好听的就是婴宁。之前没机会看,现在唔,还真可爱。”

言格若有所思:“嗯,是很可爱。”

甄意低着头,丝毫不知言格正凝视着她,安心看书。

时间安静如流水,如他真挚的目光。

过了好一会儿,她道:“古人写书夸张了,什么‘注目不移,竟忘顾忌’?又说什么几日不见,便”

她抬头,略带娇俏地质问:

“难道你会对一个爱笑的女子‘神魂丧失,恹恹而行’?”

他凝眸半刻,温声缓缓说:“行不成。不语亦不食,肌革锐减。”

这是书中原话,可在他清润无声的眼眸里,听他淡然平缓地说出这番话,甄意竟瞬间有种沦陷之感。

不知为何,她感念至深。

只不过,

她已不记得,

此刻3楼的灰烬里,是他8年的“今天甄意没有回来。”

她也不知道,

他何止是“神魂丧失”,何止是“行不成。不语亦不食,肌革锐减。”

甄意低下头去继续看书了,看着看着,扑哧笑出了声:

“这婴宁好可爱,书生拿着她干枯的花枝去见她,以示初见后思念至今,没想那婴宁说,这点小东西有什么值得珍藏的,你要是喜欢,‘当唤老奴来,折一巨捆负送之。’哈哈,太可爱了。”

言格眼中亦浮起淡淡的笑意,说:“我非爱花,爱拈花之人耳。”

听他说书生的话,甄意歪着头笑,也顺着书中婴宁的话回应:“葭莩之情,爱何待言。”

言格却沉默了。

书房里一篇静谧。

甄意见他不和自己对话了,抬头看他,却见灯光下他的眼眸深邃,情深似海。

他缓缓道:“我所谓爱,非瓜葛之爱,乃夫妻之爱。”

甄意心一磕,咚咚直跳,莫名觉得他不是在背书,也不是在配合她玩闹,而是在表白?

她声音轻了下来,问:“有以异乎?”

“夜共枕席耳。”

甄意心跳全乱,篇章后面那句“我不惯与生人睡”却是说不出口的。

不知为何,在他此刻笔直而柔软的目光里,她竟脸红心热了,垂下头,轻轻讲:

“言格你不是生人。”

狂风细雨的夜里,屋内一室暧昧。

甄意心绪颠簸不宁,再也无心思细看,翻到后一页,却看见一个名字。

言婴宁。

是言格的字迹,却看得出是多年前所写,笔迹还很稚嫩,应该是中学时代。

“言婴宁?”她疑惑抬头,“这是谁?”

“我们女儿的名字。”

甄意心内陡然一震,睁大眼睛:“你怎么突然说这么不像你的话?”

“甄意,”他轻轻道,“我在向你求婚。”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txtshuwu.com)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

猜你喜欢: 破云光暗之匣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天师天命新娘青行灯亲爱的弗洛伊德罪爱安格尔·暗夜篇蛊毒死亡万花筒丧病大学超感应假说前夫高能罪爱安格尔·黎明篇请魅惑这个NPC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我的鬼神郎君
完本推荐: 疗养院直播间全文阅读异世之万物法则全文阅读质女全文阅读神级剑魂系统全文阅读生意人全文阅读佞臣凌霄全文阅读青春制暖全文阅读货不对板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仙遁全文阅读穿越之修仙全文阅读齐乐全文阅读银河帝国之刃全文阅读洪荒巫妖传(GL)全文阅读缠缚(水流云在)全文阅读魔尊也想知道全文阅读重生之大文豪全文阅读学霸女神的娱乐圈生活全文阅读在一起全文阅读救世主影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君妇难为这题超纲了前方高能帝妃临天觅仙道掌欢冥冥之中喜欢你师父他太难了绝天武帝影视世界无耻之徒齐欢我真不是学神柯南之最强天师神魔之玥上为尊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风起时山海高中诡秘之主权势熏天不及粗茶淡饭北斗四爷是棵摇钱树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我的弟弟才不是老狗大符篆师墨鱼先生的独家蜜宠万千之心国民影帝是我的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一剑斩破九重天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移动版 - TXT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