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TXT书屋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103章 番外一

第103章 番外一

大年初一的早晨,阳光明媚,温暖宜人。

甄意缓缓睁开眼睛,看见金色的阳光在自己的睫毛上跳跃,好温暖的感觉;扭头一看,便望见了言格清黑温润的眸子。

他不知多久前醒了,正一瞬不眨看着她,眼眸黑漆漆的,里边只有她小小的影子,干净,纯粹。

她不可自抑地咧开嘴,回报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早晨起床洗漱做早餐,她心情一直都快乐,反反复复地哼着一首很久以前的歌:

“每一天睁开眼看你和阳光都在,那就是我要的未来,我要你的爱……”

言格喝着粥,听着她乐颠颠的音乐,看着她哄爷爷,给爷爷刷牙洗脸,他的心情也是舒适的。

他下意识地望了一眼手表,2月14号。情人节。

还在想着,甄意已经照顾爷爷吃完早餐,扭头望他:“言格,我们今天上街玩好不好?过些天又要送爷爷回疗养院了,我想带爷爷去玩。”

“好。”他点点头,原本就打算今天带她去玩的,“想去哪儿?”

“游乐场吧。”她笑。

“嗯。”刚好,他也是这么想的。上一次一起过情人节,他们就去的游乐场。

爷爷听说去游乐场,也很开心。

甄意给他换好衣服,带好水壶,又装好手帕和纸巾;言格静静看着,不曾料到她在私底下,在爷爷面前,会有如此悉心细致的一面。

像个……小管家婆。

二月的深城已经很温暖了,游乐场里游人很多,大都是年轻的情侣们。

甄意考虑着爷爷的身体,并没有玩太多刺激性的项目,而是带爷爷坐着观光车四处游览,后来爷爷看见了旋转木马,便兴奋地要玩。

言格买了票,让甄意陪着爷爷坐,自己则站在一旁专注地看着,看她在木马上快乐地旋转,欢笑。

今天,甄意穿了件春款的白色裙子,没有束头发,长长的头发在风里飘扬。美好得像从天而降的天使。

坐在木马上,她不停地对他招手,冲他笑开怀。小脸上全是欢喜,因为快乐,整张脸都仿佛被点亮,灿烂得让周围的一切都失色。

言格专注地追随着她的身影。在这个游乐场里,五光十色的一切,他都看不见;周围的人,也都不存在;

所有的喧嚣,他也听不到。

除了她。

终于,她兴冲冲地从木马上下来,回到了他身边,开心地和他说“好好玩”。

他捋了一下她鬓角的碎发,轻轻别去她小而柔软的耳朵后,才一触碰上去,甄意的耳朵根儿便微微红了。

他很少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样的举动,甄意抬眸,见他眸光清浅,似乎有什么话要和她说,可这时,爷爷闹着还要再玩一次旋转木马。

甄意便陪他再玩一次。

言格静静看着她坐上木马,回头望了一眼远处的花圃。

刚才差点儿说错了,本来想说“我去给你买花好不好?”现在想想,不应该问,应该直接买过来。

她好像不记得今天是情人节了。可仍他记得多年前的旧事,总想补偿。

他回头,一眼看到了人群中的苏铭,于是放心地往花圃那边走去。

而甄意第二次从旋转木马上下来,就愣住了。

人群里,言格捧着一束玫瑰花,淡然从容地等待着。

甄意没想过,他这样清心寡欲的样子捧着一束玫瑰,看上去竟会带着那样协调的温柔。

周围的女生全在往他这儿看,他纵使天性低调,也改不了走到哪儿都是发光体的本质。

甄意在众人好奇而艳羡的目光里走过去,眼神飘到他手中的鲜花上,小声道:“噢,我好像忘了,今天是情人节哦。”

他把花送到她手里,温润道:“今天,你的白裙子很漂亮,捧着红色的花,会更漂亮。”

甄意歪头拿脸颊蹭了蹭柔软的花瓣,淡淡的馨香萦绕唇边,像甜甜的幸福感把她包围。他从来不会说情话,每每一句平静而诚实的赞美,都叫她欢心。

“我好喜欢。”她说,“言格,我好喜欢。”

玩得差不多了,甄意带上爷爷准备返程回家。走在游乐场里,却撞上今天春节嘉年华,演员和人流如潮涌。

爷爷又不肯走了,被人群里的假面人,和各种音乐舞蹈吸引,坐在路边直拍手。

甄意只好带着爷爷坐在道路旁的露天咖啡屋里,要了几份甜点,让爷爷玩得尽兴。

嘉年华演员们穿着花花绿绿的服装,戴着千奇百怪的面具,表演着各种或可爱或劲爆的舞蹈。

甄意对这些倒没那么感兴趣着,看着爷爷开心,便专心致志照顾他,时不时给他擦擦嘴巴什么的。

言格在一旁看着,眼眸微微深了几度,不经意道:“你和爷爷真亲。”

“当然啦。”甄意昂起头,亲昵道,“我爷爷对我可好了。爸爸妈妈死后,我被送进孤儿院,就是爷爷把我带出来的。还让我住在姑妈家。其实……”

她顿了一下,有些事还是不要说了。

言格也没问,但他哪里不清楚?甄意的姑妈对她并不太好,要不是拿着爷爷的工资过活,姑妈也不会肯让甄意住在她家的。

甄意语调一转:“总之爷爷对我可好了,总是偷偷地给我带好吃的。姑妈骂我或是打我的时候,爷爷在,就一定会护着我。有一次,因为这样,爷爷还发脾气骂了姑妈呢。”

想起旧事,她一脸的幸福:“你肯定看不出来吧,我爷爷还会骂人,会凶人呢!”

言格点了一下头:“确实看不出来。”

此刻的甄意,满脸都写着骄傲和感激。

言格知道,她就是这种性格的人。一点点的温暖亲情,她都会惦记很久很久。

甄意开了话匣子,便开始和他讲小时候和爷爷的故事,言格安静地倾听着,并不打断,也不回应。

说到一半,爷爷不小心碰到了咖啡匙,小匙子掉在石板地上,甄意边和言格说这话,便弯腰去捡。

一低头,仿佛莫名其妙般,就是那一躬身,脖子上像有一根筋被抽出来,痛如剥皮。

她眼前花了一下,脑子里再次混沌,很多回忆嘈杂着从眼前呼啸而过。模糊不清。

她捡起咖啡匙,坐起身,脸色有些白。

言格察觉了:“怎么了?”

“可能弯腰着急了点儿吧。”甄意笑笑,“诶,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说你读小学的时候开家长会。”

“啊,是的,读小学的时候。”她叽叽喳喳着继续,却突然停了一下,不知为何,脑子凝滞住了,她不记得她要说什么,也不记得什么家长会。

有一瞬间她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所有的意识像水流一样从脑袋里抽走。

无数的回忆如幻灯片闪过,有些模糊,有些清晰。

她茫然地抬起头。

这真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初春,阳光和煦,四周一片欢乐祥和。

嘉年华里的小丑和假面人,妖冶得像鬼魅,他们盛装打扮,跳着欢乐的舞蹈,斑斓的彩色如流水在她面前滑过。

奇怪啊。

而且,后脑勺又疼了。

而面前,言格清秀平静的脸上,浓眉微微蹙起:“甄意,你怎么了?”

她怔怔的,没有回答,伸手缓缓摸摸后脖颈,怎么最近总是痛。摸到一个小包,抠了抠,好痛!

痛得她浑身狠狠一抖。

言格脸色严肃起来,瞬间起身,走到她身旁,掀开她脑勺后边的长发一看,后脑的脖颈与发际线处,有一枚暗暗的红点,是针刺过后的伤痕。

他认识这种伤痕,心里狠狠一沉,扶着她的肩膀蹲下来:“甄意,觉得脑袋不舒服是什么时候的事?有没有谁碰过你的后脑?”

“好像就是那天在医院里,司瑰的病房,卞谦哥拍了一下我的头,当时觉得像被虫咬了一下。可后来都没有感觉啊。”甄意望见言格紧张的深情有些慌了,“怎么了?”

“没事。只是被什么东西刮了一下。”他起身,摸摸她的头,没事人似的坐了回去。

“哦。”甄意从来相信他的话,舒了一口气,继续和他讲小时候的故事了。

言格眉目如画,安然听着她欢乐的声音,若无其事地端起茶杯喝茶;可那一瞬,他脑子像有什么东西轰然爆炸,片刻后,成了废墟。空白,苍茫,满是灰尘。

他不动声色地调整着呼吸和自己的心境。

不要紧的,只要她还活着,任何困难,都可以解决。

露天咖啡厅里阳光灿烂,他突然就想起那次和甄意一起看电影永恒心灵的美丽阳光。

甄意说:“为什么要消除记忆呢?言格,我不会选择忘了你,忘了你,就是忘了我自己。”

他们之间的12年,怎么能一笔勾销?

他稍稍握了握拳,强迫自己冷静思考。

他不知道卞谦给甄意用药的目的是什么,孤儿院小组的实验已经圆满成功。他这算是最后的收尾,还是给甄意这个完美实验品的一份“奖励”?

因为甄心的依附就是在记忆里,如果想彻底地让甄心消失,便只有这么一个方法。

其实,他不介意甄心的存在,可他知道甄意介意。

他还记得有天晚上甄意捂着眼睛呜呜地哭泣:“我知道你无所谓。可只要有甄心,周围的人,家里的亲戚,都会对我有所顾忌。全世界,包括我,都时刻提心吊胆,怕她万一会冒出来发疯。她一直都在那里,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窥探我们,她随时都会爆炸。

我想要小宝宝,想和你生小宝宝,可有她在,我不敢。她会伤害我的小宝宝……”

而现在,她会忘了他。

言格的眉心极其轻微地颤了一下,这一瞬间,有一丝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从心底最深处席卷到四肢百骸,缓慢而深刻。

可,或许,这样其实会对甄意好。让甄意幸福,后顾无忧,安安心心。

所以,她忘了他,也不要紧,他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陪着她找回渐渐流逝的记忆。

深城二月的天空,那么高,那么蓝,没有一丝白云,安静得像亘古的宇宙。

言格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像看着自己已知的未来,不带惊惶,不带绝望。

这一次的危机,就交给他一个人;至于她,由他给她一个最美好的梦境。

他就把它当作一份礼物吧,给甄意的礼物。

玩了一整天,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

回来的路上,甄意路过菜市场,买了些菜。到了家里,她便帮着言格打下手做饭。其实,她能做的也不过是洗洗菜罢了。

她刀工不好,切出来的菜不好看;烹饪也不行,做出来的菜也不好。便只能围着言格转来转去,给他递东西。

更多的时候,只是欣赏罢了。看他面容清雅,认真得仿佛做实验,卷着袖子,手臂上的肌肤流畅而紧实……真是赏心悦目啊。

甄意看得眼神直直的,偶尔忍不住,爪子凑过去,在他手臂上摸摸蹭蹭,觉得男人的肌肉摸起来果然比女人更有质感。

看着看着,咽了咽口水,不知廉耻地说:“好想和你在厨房里爱爱哦”

言格:“……”

他瞥她一眼,道:“你想坐在砧板上吗?”

甄意望望油腻腻的砧板,一点儿旖旎的心思全被他给破坏了。她瘪瘪嘴,哼哧一声,盯着他的白衣看了会儿,说:“我去给你找围裙。”

可一转身,望着这间小小的房子和客厅,她的脑袋又晃了一下,定过神来,觉得有些陌生。这里装饰得很温馨,可从窗户和门板上看出破旧的岁月痕迹。

这是……哪里?

她愣愣的,左看看右看看,望见了挂钩上的围裙,拿起来慌慌地跑去言格身边了。心里还疑惑,这是哪儿啊。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钻进言格怀里,嘟着嘴撒娇:“我们明天不住这儿了好不好?”

“回HK吗?”

“反正不住这里,你怎么会订这里的客栈,看上去阴森森的,像上世纪的鬼屋。”

言格的心咯噔了一下,贴了贴她柔软的脸颊:“好,听你的。不住这儿了。”

“唔,你真好”她仰起头,在他嘴唇上用力亲了一口。

他把她拢进怀里,眸光幽深,一言不发。

渐渐,夜黑了。

“言格……”怀里的人蠕动了一下,喃喃的。

“怎么了?”他从渐睡的迷梦中睁开眼睛。

她憨憨地笑了,或许也是刚从梦中醒来,嗓音娇俏又柔软:“我想起上个月,你坐在床上,我枕在你的肩膀,听你给我读那首情诗。”

她记得,那时,他尴尬得脸红,嗓音却认真清隽。

而此刻,她亦缠绵地念了出来:

“……

胸怀中满溢着幸福

只因为你就在我眼前

对我微笑

一如当年

我真喜欢这样的梦

明明知道你已为我跋涉千里

却又觉得

芳草鲜美

落英缤纷

好像

你我才初相遇……”

甄意念完,沉沉地阖上眼睛,口齿不清地问:“记得我们的初相遇吗?”

“记得。”言格缓缓给她讲述了那年,公交车站的相遇。夜里,他的声音清而磁,仿佛在说一个梦。

她听完,心满意足地要睡了。

可梦里,有光一闪,回到了很多很多年前,有个声音在烈火里尖叫:“甄意,软弱的孩子,你沉睡过去吧,让我来拯救你。”

醒来后,她躺在医院被遗弃的担架上,面对着记者的闪光灯,她稚嫩的胸部,稚嫩的腿根,都裸露在外边。

她羞愧到茫然时,又听到了那个烈火里的声音:“甄意,睡过去吧,让姐姐来拯救你。”

她想,活着好累,要不,就睡去吧。

可就在那时,她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清香与温暖。有个小男孩走过来,把他海军款的墨蓝色风衣盖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眼睛一下子恢复清明,追向了他。

从不曾记得这件事……此刻却想起,

原来,这就是初相遇吗?

原来,是被他的温暖拯救了。

原来,只是为了追逐他,而活了下去。

甄意无意识的挣了一下,想从这奇怪的记忆漩涡里逃脱出来,可越卷越深,没了力气。

脑子里很累很累,像是跑了12年的马拉松,什么都不想想了,只想放松……

似乎,

很多事情,不记得了,不记得了,唯独记得,爱过你。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txtshuwu.com)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

猜你喜欢: 天师罪爱安格尔·黎明篇我的鬼神郎君请魅惑这个NPC亲爱的弗洛伊德天命新娘丧病大学青行灯前夫高能光暗之匣蛊毒死亡万花筒超感应假说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破云罪爱安格尔·暗夜篇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完本推荐: 皇后难为全文阅读无限恐怖全文阅读口舌之欲[重生]全文阅读无污染、无公害全文阅读逍遥小书生全文阅读国相爷神算全文阅读今天也在努力的藏住耳朵尖全文阅读[综]直播猎人生存手册全文阅读异世之万物法则全文阅读我的世界分你一半全文阅读双“贱”合璧(重生写文)全文阅读光鲜宅女全文阅读你与时光同在全文阅读掠天记全文阅读仙遁全文阅读仙鸿路全文阅读落花时节又逢君全文阅读少将修真日常全文阅读千金裘全文阅读万花苏茗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画春光前方高能三寸人间寒门状元婚后忽然得宠大道朝天绑定吧!诸天顷洛惊华绝地求生之最强王者超神机械师史上第一密探绝望大魔王我的弟弟才不是老狗盛宠之名门婚约霸卫赘婿通幽大圣掌欢仙宫铠甲勇士俊乌kinu神医弃女洪荒斗战录我的学姐会魔法坤宁帝妃临天盛唐小园丁麻烦请叫我上仙超次元万界联盟第一序列我在武侠世界捡属性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移动版 - TXT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