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TXT书屋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105章 番外三

第105章 番外三

上午十点的商场里还很安静,并没什么人出来逛街。

言格翻看着厚厚的背景图册,拿着笔做记录。

甄意捧着一杯果汁坐在旁边,一边喝一边咕哝:“诶,那个好看,浅蓝色的,有星星的那个。”

言格看一眼,把编号记下来,一扭头,甄意的果汁已递到他嘴边:“喏。”

他静静地看了看,她喝个果汁都不规矩,吸管被咬得瘪瘪又拧巴。半晌,他还是低下头,喝了一口。

选好9张图,两人进了拍照机器。

这次,他出乎意料地主动。

有时候搂着她,低头贴近她的面颊;有时候侧弯着身子,让她箍着自己的脖子,有时候侧身站着,让她站在身后扳弯了他的身子……

甄意惊喜万分,脸上满满全是笑意,扬起的嘴角收都收不拢。

到了最后,他还留给她一个亲亲的吻。

甄意从照相机器里走出去时,开心滋润得像是刚刚在里面恩爱过一番。老板娘都忍不住狐疑地往机器里看,难道他们刚才在里面干了什么。

照片洗出来后,老板娘把切纸器从柜子上搬过来切照片。而言格无意地一转眼,竟看见了8年前的他和甄意。

9张小小的照片,整整齐齐地贴在玻璃柜子下边。

他有一瞬间恍然如梦,8年前,他们是那个样子,青涩,柔嫩,稚气,蓬勃。时隔8年,照片泛黄了,褪色了,里边的少年和少女亲密而又笨拙地贴在一起。

开车回去的路上,甄意坐在副驾驶上,开心极了:“一定是老板娘觉得你长得太帅,所以把我们的照片多印了一份,当广告贴上去了。哎,我都不记得什么时候照过大头贴呢。”

她拿着当年的和今天的对比,高兴地发现:

“好巧哦,我们都是一样的姿势诶,就是长大了8年。”

当然是一样的姿势,因为他一个一个全都记得,连顺序都没有错。

“言格,那时候的你好可爱,难怪我那么喜欢你。……唔,现在更英俊了……嗯,以前好青涩啊……”她一手拿着一份照片,看过来看过去,发现他无论在哪个阶段,她都喜欢。

她由衷道:“言格,如果是你,等你老了,我也会喜欢你老了的样子。”她把照片贴在胸口,转转眼珠,想,

“等你老了,银发斑斑,也会是个淡静从容的老人家。哈哈。想想我会缠着你一辈子,等你变成老人家了,我还在你身边蹦来蹦去,哈哈。真是太好啦。”

她乐不可支,自娱自乐得哈哈大笑。

言格心无旁骛地开着车,却也不受控制地想了想她老了的样子,一定是孙子孙女口中很酷很辣的奶奶,还是像现在这样活泼闹腾,对生活总是充满好奇和向往,拉着他去做很多稀奇古怪的尝试。

“哇,迎春花好漂亮啊。”甄意趴在窗边,被山林里的春景吸引了注意。

正是早春,九溪的深山里下过雨,树林换了新装,全是嫩嫩的绿色,看着清新又心旷神怡。道路两边的迎春花黄灿灿的,瀑布一样盖满山坡。

明黄,嫩绿,搭配在一起的确很好看。

言格极浅地弯了一下唇角,和她在一起,他看到了这世上很多无与伦比的美丽。

半小时后进了园林,甄意仰头望着楼牌上墨色的“九溪言庄”四个字,又望望周边古风古画的山林,惊奇又兴奋,叹道:

“言格,原来你从小在这里长大啊。难怪……”

“嗯,我带你去看看我住的地方。”他答。

由于前一晚下过雨,庭院里烟雨朦胧,更像是清幽的江南水墨画了。走在润湿的青石板上,水汽沁上来,甄意觉得小腿有些凉,可好在言格的手心十分熨烫,一点点暖进她心里。

她由他牵着手,走上露台,进到屋子里看。房间里雅致而干净,她开心地四处瞧,目光最终落在那一道木楼梯上,回身问他:

“这上面不会是你的卧室吧?”

“嗯。”

“那我今晚可不可以睡在上边?”

“嗯。”

她像要到了糖果的孩子,欢喜得立刻小跑上去,木楼梯咚咚咚全是她的脚步声。

上到二楼,推开六扇木门,望着那个淡雅的房间,她说:“言格,你的卧室真……漂亮。”说出这个词,她又想,或许“格调”“品位”更合适?

她像第一次来,左看右看,看到什么都觉得美好;她最喜欢的当然是台阶下的那一小块草地。她站在草地上,仰头望天空,很高很蓝,一丝阳光洒在她的头发上,染着金色的光晕。

“我好喜欢你这里。”她说。

他倚在门边,不言也不语,就那样静静看着她快乐的模样。

她又望向台阶上那张大大的圆圆的矮木床,心里浮起了别的心思,晚上和他睡在深蓝色的床上,多温馨啊。

正想着,楼下传来一下两下的敲门声。

甄意回头望他:“谁呀?”

“设计师。”他朝她伸手,待她把手交过来,牵着她下楼,斟酌半刻,缓缓说,“是来给你量身做礼服的。”

她“哦”了一声,并无异样。

言格的心将要落下,却听甄意疑惑地问:“做什么礼服啊?”

他顿了一秒,道:“就像安瑶曾经做过的那些汉风礼服。”

她愈发不解:“安瑶是谁?”

“哦,抱歉,我忘了你不认识她。”言格回头,对她微笑,“也忘了告诉你,我想带你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婚礼,需要定做几套特别的礼服。”

“这样啊。没关系。”

她轻拧的眉心舒展开来,靠进他怀里,小声问,“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言格,我向你求婚,你会答应吗?你答应,好不好?”

她不记得言婴宁了。

他的心像被细细的针尖刺了一下,表面依旧淡然,弯了弯唇角,说:“好啊。我答应。”

“真的?”她高兴极了,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

下楼去到客厅,几位言家的设计师整齐地站成一排等候在檀木屏风旁。见了甄意,为首的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礼貌微笑:“少爷,甄小姐。”

甄意回礼地点了一下头。

那位设计师其实就是上次帮安瑶试礼服的,见过甄意。但他们都不是话多的人,不会寒暄说安瑶的事,也不会套近乎地说婚礼,言格倒也放心。

设计师准备好了,说:“先给甄小姐量一下身体。”

甄意说:“好啊。”

言格也应允地点了一下头。

可……他的手紧紧握着甄意的,并没有松开。

庭院内外安安静静,只有风吹着竹帘清脆的撞击声。

设计师规规矩矩地等待着,甄意也奇怪地看言格,手轻轻挣了挣。言格回过神来,缓缓松开了她。

其实,

心有余悸,不知道哪一刻,再回头,她就会认不出他来了。

设计师在给甄意量身体,言格坐在这边泡茶,时不时抬眸,眸光深深,隔着袅袅缓缓的水雾看她。

一室的安静。

庭院外浓郁的雾气也沁涌进来,柏木地板上,微风吹着卷卷的白雾滚动,这座小楼像是泡在仙境的云雾里。

言格眸光一转,落在她光露的小腿上,这时,设计师量完了,详细问了她对颜色花纹的喜好后,就离开了。

甄意对言格道:“她们好认真哦,连我的手指手腕,脖子脚踝,还有额头,都要量。”

他温和地解释:“这样做出来的东西才最适合你,最好看。”

说话间,他拿了一张薄毯过来,扶她坐下,又把她的脚抬起来,拿毯子裹住。

手指触上去,肌肤上沁凉沁凉的,他不禁敛了眉心,还是初春,山里的温度也比较低,不知她会不会着凉。

“哦。”她犹自不觉,手指在额头上比划,“为什么量我的额头,要戴公主一样的东西么?”

他浅浅地弯了一下唇:“那叫眉心坠。”

她耸耸肩,吐吐舌头:“难得你搞得懂这些叫什么。”

甄意的脚包在毯子里,暖和多了。雨后的雾气顺着风源源不断地往木屋里吹,木榻木椅仿佛都漂浮在涌动的白雾里。

言格把她抱了起来,往楼上走。

他走得稳妥而缓慢,木制的扶梯上竟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她窝在他怀里,搂着他的脖子,抿唇直笑。

言格察觉到了她的笑意,问:“怎么了?”

“嗯嗯。”她笑着摇摇头,过了半晌,软软道,“言格,你对我真好。”

他无法回答。莫名其妙地,鼻子有些酸。

回到卧室,他把她抱进浴室里,让她坐在浴池边,给她拿热水冲脚。她盯着圆圆的大浴池眨眼睛:“我们俩都可以在这里游泳了。”

他卷着袖子调好水温,揉了揉她的头,说:“别乱动,我去你的箱子里给你东西过来。”

她乖乖地点头。

言格回到卧室,打开甄意的行李箱,把今早替她收进去的东西都拿出来。洗面奶,保湿霜,润肤露……

关上箱子,听见浴室里没有她的声音了,只有潺潺的水流声。

“甄意。”没人回应。

他把手中的一堆瓶瓶罐罐放到地板上,站起身,心不知为何揪紧起来,快步走向浴室:“甄意。”

她仍旧是他离开时的样子,听话地没有乱动,坐在浴池边拿花洒冲脚,还歪着头在玩水。

他声音轻了一点儿:“甄意?”

她踏着脚丫踩水,没有理会他。

他觉得一瞬间眼睛里像是进了什么东西,视线花晃晃的,有些模糊。

“甄意。”

“啊?”她终于回头了,眼神清澈,纳闷又不解,或许是看见他一瞬惊惶的样子,她的脸上也渐渐慌乱起来,愣愣的,“你……在叫我吗?”

她已经忘了自己的名字,忘了她是甄意。

这次,他没再唤她的名字,而是走过去关了水龙头,问:“洗好了吗?”

“嗯。”

他拿了一张大毛巾,坐在浴池边,把她的脚捞起来,擦拭干净。一下一下,很轻地摁压,非常仔细认真。

两人都没有说话,仿佛等待某个不想面对却又不可阻挡的时刻。

驱邪风铃远远地在叮当作响,天地间安静得只有缓缓的风声。

终于,他抬起头,准备说什么,却见她蹙眉望着他,茫然而无助,嘴唇颤抖,似乎很努力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言……格……”她终究说,“……言格……”

其实,她的记忆早就已经空了,什么都没有了,和他有关的一切,和她自己有关的一切,都不记得了。

到了这样颓败的地步,却还死死地记得“言格”二字,却还固执地抓着他的名字不肯放手。

还懵懵懂懂地搂住他的胳膊,着急忙慌地往他怀里靠。

还如往昔,本能地认为他这里才是安全的亲密。

言格把她搂进怀里,下颌紧紧抵在她的额头上,什么话也说不出,眼泪就砸了下来。

那天晚上搂着她睡觉,她是最安静的一次。

她始终只是紧紧箍着他的脖子,一动不动,不说话,也不肯闭眼睛,像是坚守着什么。

第二天早上,在甄意发出动静的那一刻,言格就醒来了。可当时的甄意有如惊弓之鸟,惊诧地望着他,像望着陌生人。

“甄意,我是言格。”他想和她说话,可她根本不听,慌乱地从他床上跳下去,套上衣服,鞋子都不穿就哐哐当当逃命一般跑下楼去了。

言格立刻穿上衣服去追,可甄意早已不知去向。

他四处看,在屋外找了很久,可到处都没有她的身影,心一点点发凉,经过到言栩的庭院门口时,却意外听到了甄意的声音。

她说了一句话,那一瞬间,他的心彻底融化。

“你们长得真像。”甄意的声音有些忐忑,疑惑,却很确定:

“但他叫言格,你不是。”

很多事情,不记得了,不记得了,唯独记得,爱过言格。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txtshuwu.com)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

猜你喜欢: 破云罪爱安格尔·黎明篇死亡万花筒光暗之匣我的鬼神郎君前夫高能青行灯丧病大学请魅惑这个NPC蛊毒天命新娘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天师亲爱的弗洛伊德超感应假说罪爱安格尔·暗夜篇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完本推荐: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全文阅读毒后重生计全文阅读你怎么又来暗恋我全文阅读回到过去全文阅读神将降临[末世]全文阅读奔跑的蜗牛全文阅读女户全文阅读悍妃在上全文阅读少将修真日常全文阅读重生之影后送上门全文阅读重生之商界风云全文阅读缠缚(水流云在)全文阅读尽欢全文阅读深深全文阅读古典音乐之王[重生]全文阅读犬之神[综].全文阅读呀!我心里有鬼全文阅读女王,请踩我全文阅读猎国全文阅读九零年代之财运亨通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在精灵时代造神琢玉盘秦超脑太监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一剑斩破九重天我!开局就是大导演从艺术家开始超神制卡师神医凰后被偏执王爷盯上了怎么办苍穹之上来自未来的神探寒门状元仙宫洪荒斗战录魔临天命医妃要休夫齐欢麻烦请叫我上仙穿越林正英世界柯南之最强天师道祖,我来自地球独孤伽罗不孤独药门仙医这个地球有点凶四爷是棵摇钱树家有饿郎:囤粮种田好悠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王者风暴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TXT书屋移动版 - TXT书屋手机站